永无者_小小瓜

坑我填不完了。

凹凸同人凯莉篇1

第一弹:sugar
凯莉X你
人物属于7DOC,ooc属于我
明明想着男你却摸了百合
凹凸百合大旗我来扛(并不)
你的能力是读心术
难受,浑身难受

  铁锈味,硝石味,甜味。
  泛着波浪的湖水,随风飘飞的淡粉色的花瓣,还有身下散发着淡淡香味的不知名的小花。
  怎么看都是完全不搭调的组合。

  擦去嘴角溢出的血,你决定在对方还没有恢复视野的时候逃跑。技不如人的话,也就只能逃跑了吧。咧开嘴自嘲般无声的轻笑,却依然牵动了嘴角的伤口。不是被对方弄伤的,而是被自己咬的。
  一个人能有多蠢?大概你还没有真正的蠢到那个地步。
  因为奔跑而在耳边回响的风声告诉你对方并没有追上来,但你依然没有停下,还在大肆地奔跑。跑了多久呢?你不知道。唯一知道的也就只有身体上叫嚣的痛苦。
  像是终于达到了临界点,你狠狠地摔在了地上。挂彩数量增加,不过依然是自己造成的。大口喘息着,气管传来阵阵的烧灼感,胃里也是翻江倒海。
  不知怎么的,你突然有点想哭。从以前就是的,自己总是最没用的那一个。没用似乎就是深深烙印的身上的标签。
   眼睛在发涩,发热,可就是流不出眼泪。忍住膝盖上传来的刺痛感,慢慢爬起来。这样继续趴着才会更有可能被人抓到吧。像自己这样的人,果然是移动积分啊,谁都可以轻易拿走。所以说这样没用的人,到底是为什么会活着呢?还是活在这这样弱肉强食的世界上。慢慢往来时的方向走着。这个时候哪里是绝对安全的。读取别人的内心,大概也就只有这样的用了吧,用来逃命什么的。
  过来的时候因为是跑的,并不觉得距离有多远,现在腿上带着伤,反而觉得距离远了。当初误打误撞进入来到这里的飞船就是莫大的奇迹,现在遭遇的这些。就全当是还债吧。选择了什么,就一定会有相应付出的东西。
  用后半生的颠沛流离来换取彻底离开的机会。听上去像是不错的选择。但至少要建立在拥有归所的人身上吧。
  但还是省省吧,现在可是连笑的力气都没有了。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伤口,疼。可也已经习惯了。真的习惯了。


  用水清洗一下伤口的想法,是在看见一具不成人形的尸体之后被彻底打碎的。哦,形容有误,并非是尸体,而是人体的一部分。是人的一节手指。手指上还带着没有干涸的血迹。
  在那节手指不远处的前方,有凌乱的血迹。寻着血迹的方向,你在走到森林后直接变得脸色煞白。
  形容并没有错,确实是不成人形的尸体。如果把这些散落在头部周围的尸块拼凑起来,应该还是有可能把整个人拼好。只是真的不知道谁会有那种心理承受能力,反正你是没有的。片刻之后,眼前的尸体就化为荧光消失不见了。你当然知道为什么,被回收了。只要死亡,能力就会被回收。虽然残酷,却是规则。
  站到双腿发麻,你知道是腿部血液循环不畅所导致的,可你依旧没有办法移动半步。就像是被定在那里了一样。自己以后也会是这样的结局吗?毫无疑问吧,一定是这样。既弱小又没有靠山的人怎么可能活得下去呢?哦,而且自己的情况是根本不可能找到靠山,就算找到了也不可能长久,初赛结束后,最后的结局依然会是被回收。
  如果这个时候切换成为上帝视角,才会有人知道有一个人在看着你,看了很久很久,直到你动作僵硬的转过身,扩散的瞳孔映出了她的样子。在意识消失的最后一瞬间,你仿佛听到了什么,但又不真切。说的是什么呢?知道或者不知道都没有任何关系吧。反正,被回收是迟早的事情。



  凯莉这几天也是糟心。自己的“星月魔女”的名字被一个糙老爷们用了,而且还是用在了猎杀新人上面。这种感觉与自家地里的大白菜被猪给拱了一样的情感有着微妙的相似之处。没办法,既然动了我的大白菜,就得付出代价啊。
  于是在那只猪盲目捕猎的时候被凯莉逮了个正着。怎么样解心头之恨呢?凯莉这么思索着,然后她看到了坐在地上发呆的女生身上。
  古话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那只猪是螳螂,自己当然只能当黄雀。只能辛苦一下那个莫名躺枪的蝉。不过那个蝉却很聪明,她逃掉了。如果说实力里会有运气的成分,凯莉是承认的。你能每次都靠运气活下来那么确实是实力。这不可否认。
  在那之后,凯莉的积分便增加了。在把冒充自己的杀死以后。凭借自己的实力杀掉冒充自己的人轻而易举,本来还以为可以多玩一会儿结果对方却直接被自己咔嚓掉了,这让凯莉又有种心里烦躁。
  是的。就算凯莉是被称为“星月魔女”,可抛开这个名号,她也就是个十几岁的小女孩。该有的玩性依然不会少,唯一不同的就是玩的东西不一样。
  普通女孩玩的是可爱的玩具亦或是别的,而凯莉在这里,玩的是人命。参加凹凸大赛的,从一开始就是亡命之徒。这条命会被什么时候拿走?谁知道呢?
  感觉到有人来了,凯莉便找了个便于观察的地方猫腰蹲下。到底是谁呢?在这个时候来到这里?玩性还未消散的凯莉眯了眯眼。
   说实话再看到是“蝉”回来的时候,凯莉有点捉摸不透她的想法。明明是在这里差点被杀死的。为什么她敢回到这里。就不怕再碰到要杀她的人?还是说这个姑娘脑子可能有点问题,想要来送死?凯莉没有动,继续蹲着,看着“蝉”的反应。
  时间过得有点久,久到凯莉都觉得腿开始麻了,站在已经空空如也的“螳螂”尸体的前方的“蝉”终于有了反应。
  凯莉看到她转了身,动作非常僵硬。
  就像是……行尸走肉。











写这篇结尾的时候因为无法加入凹凸群的聊天,然后心态爆了,结束的非常废。在此土下座表示歉意。(*꒦ິ⌓꒦ີ)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