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无者_小小瓜

坑我填不完了。

由全息网游引发的血案格瑞篇

由一场全息网游引发的血案序:
  人生有两大不幸。一是考试失利,二是情场失意。而你非常不幸,两种都占了。
  考试失利是正常的。情场失意也是正常的。因为拥有根本不属于你。不管是成绩也好,还是感情也好,你都没有。班上的所有人,都只是希望你消失而已。
  如众所愿,失去视觉,失去听觉,失去声音。似乎也没有那么的痛苦,只是有的时候会觉得胸腔左边,隐藏在皮肤下的什么东西会有微微的痛感。一下又一下。没有多么难受,就是像有一把小锤子在一下一下结结实实地落在上面,钝痛感如同水面被漾开的涟漪一般,一圈一圈的扩散着,直到整个胸腔都是这样的钝痛。
  后来,你遇到了一个疯子,还有一个笨蛋,而这也正是,血案的开始。

由全息网游引发的血案(1)
  这个地方,叫做青丘。是《梦幻奇迹》的一张地图,也是整个游戏里最好虐狗的地方。毕竟这里山美水美,心上人更美。不少情缘都会选择在这里来谈谈情说说爱。
  湖水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闪闪的光芒,四季盛开的桃花簇拥在一起,风吹过的时候,会带着花瓣四下飞舞,有时还会伴随着鹿鸣。是很美。你躺下一颗桃花树下这样想着。
  细碎的阳光透下来,照在了脸上,就在你考虑要不要换个地方躺着的时候,一把伞伸了过来,遮住了那几缕光。
  【惊蛰】
  这是眼前少女医者的ID。【冬至】则是你的。两个名字都来自于二十四节气。少女医者的ID是第三个节气,自己的是倒数第三个。取名字的时候,是她们一起旷课玩游戏的那天。你记得很清楚。少女医者说,我出生的那天就是惊蛰的第一天啊,那我新区的ID就叫惊蛰吧。
  默背了一遍二十四节气,你在注册界面输入了【冬至】。直到现在。
  耳边鹿儿的哀鸣声已经没有了,情缘互诉衷肠的声音也没有了。剩下的只有风声,还有少女医者放轻的呼吸声。你当然知道又是少女医者恶心人的举动把这里秀恩爱的情缘们给恶心走了。
  “药剂用完了,我们回去吧。还起得来么?”
  心疼了一把被少女医者杀了将近一个小时的鹿,然后你拉住了少女医者伸过来的手。
  接过了少女医者手中的伞,你听见已经走远的她说,“知道吗,你比这桃花还要美。”
  你合上伞,又再次撑开,摇了摇头,“疯子。”你记得的,你们初见的时候,现实里的少女医者对着你说,“你比这里所有的人都要美。”
  一如初见。

由全息网游引发的血案(2)
  总是说毕业那年的夏天里,会发生不少事情。可能这句话对于你来说就是句废话。你的日常依旧简单无味,只有和自己的世界相伴。从放下笔的那一刻起,没有瞬间的解脱感,也没有对未来学校生活的期待感。仿佛一切和你无关。
  也确实无关。
  班长组织散伙饭的时候,叫了班上的所有人,唯独忘记了你的名字。在班长在想他忘记了谁的时候,你背着轻飘飘的书包正站在门外。本来你就只是想拿了东西就走,并没有多留的意思,但还是被人看到了。
  “管那个人干什么?叫上她不就是自己找事情?”声音尖锐入耳,似乎可以刺破耳膜。离开的脚步顿了一下,然后你跑了起来。
  为什么要跑呢?是想要逃离什么吗?你自己都不知道,似乎这已经成为了身体的本能。但是逃避,什么都解决不了。
  不想开灯。
  昏暗的房间里,你靠着门坐在地上,头埋在被膝盖支撑着的手臂上。这样恰似胎儿在母体中的姿势保持了很久,直到你的眼睛适应过来,足够在黑暗中看到东西。
  走到床边躺下,你带上了连接游戏的眼镜。如果一个人不被需要的话,真的还会有容身之所吗?一个不被自己亲身父母需要的孩子,真的还会有存在的价值吗?你不知道啊。这种事情,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懂呢?
  如果很容易就可以明白的话,就不会这样了吧。就可以稍微的轻松一点点了吧。但是,我真的不懂啊。
  你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玩游戏的,可能是在冷暴力开始的时候开始的,又可能是更早的时候。
  游戏啊,可是个放任一个人沉沦的好地方,尤其是全息网游。以假乱真的游戏景色,还有身体上的感觉。有那么一个瞬间,你觉得这里是真是的世界。因为在这里,连受伤后的疼痛也是那么的真切。就像整个人都属于这里一样。
  然后你上瘾了。无法戒掉的瘾。
  不想要听见我的声音的话,我闭上嘴就好了。不想要见到我的话,我低着头就好了,再刺破耳膜。然后我会听不见,看不到,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如果是这样的话,会稍微的需要我一点点吗?
  连接成功。这次进入游戏的地点是一座小城。你漫无目的地走着,然后你看到了正在说故事的说书人。醒木敲打案几的声音清脆,你停下了脚步,坐在了长凳上。
  可能是因为编程的问题,说书人讲述的是一个带有西方色彩的故事。最后的结局是城堡里的公主终于长大,加冕成为女王。骑士已经老去,依然守护在公主,哦,是现在的女王身边,带着执念的幽灵消去了执念,然后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中消失了。
  这像是一个没有写到结局的悲剧故事。你这样想着,然后按下了打赏的虚拟按钮。
  起身继续漫无目的地继续走着,该去升级了吧。看着自己头上顶着的明晃晃的20,你终于想起了在网游里应该做的事情。

由全息网游引发的血案(3)
  即便是不喜欢出门也好,不喜欢和人交流也好。你依然会每个星期都去公寓管理那里定时逛一圈。以免有人以为自己死在家里,如果管理发现了自己没有去的话好歹还能有人收个尸什么的。
  你一度怀疑是不是已经半年没有拿过邮件了。而所有的包裹上都标着明晃晃的日期,就是在毕业考试以后。也就是这段时间才寄过来的。问题是是谁寄的。
  把所有包裹都搬回去之后。你拿着带着已经干涸了很久的血迹的美工刀划开了封口。
  是的,你曾经用过这把美工刀自残过。但是因为怕死没有在手腕上用力划下去。如果当时有用力的划下去,亦或是在大动脉上划下去,大概什么烦恼都不会有了吧。
  死人,是不会有任何烦恼的。
  第一个包裹里是一件连衣裙,看上去是今年夏天的新款。第二个包裹里是一本《百年孤独》。第三个包裹里是全新的全息网游连接器。第四个包裹里是一支淡色的口红。
  还有第五个第六个第七个,可你却怎么也没有继续拆下去的欲望了。到底是谁,在给一个所有人都希望她消失的人寄礼物。这究竟是哪里搞错了。明明这所有的东西,都不应该属于她,这种东西,明明只属于那种可爱的小女生,怎么会寄到你这里,你也不知道。
  只是别人寄错了,怎么可能会有人给自己送东西?你自我催眠着,但是包裹上的地址写的确实是你家不错,收件人的名字也是自己的,就差没有贴上照片了。
  门铃声从客厅那边传来。成功的打断了你已经开始凌乱的思绪。你深呼吸着,放下了手中的美工刀去开门。
  从猫眼看过去,是公寓管理。你打开门。
  “还有你的几封信,刚才忘记给你了。”管理递过来几个信封,你接过管理手中的信好半天才说出来一句谢谢。太长时间没有说话,以至于开口说话的你都觉得声音带着说不出来的沙哑。想要发出声音,却又什么都发不出来。
  “没事啦,倒是你啊,要注意身体哦。”以为只是生病,管理并没有说些别的,只是脸上不自觉露出的笑容让你觉得无所适从。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深海里的鲨鱼,看到阳光下跳跃的海豚,总是会不自觉的感到害怕①。你就是深海里的鲨鱼,你现在就是在害怕。因为你觉得那个笑容太过于灼热,像是火焰,会把一切吞噬殆尽。
  身处黑暗的人,会对光亮产生特别敏感的反应,因为双眼习惯黑暗,看到光的瞬间,只会觉得非常的刺眼,想要逃避,除此之外什么其他的想法都不会有。
  因为恐惧。只是因为恐惧而已。
  门被毫不温柔地猛然关上,你仿佛力气被抽空了一般直接跌坐下来,大口大口的喘气。什么嘛,一定是搞错了。怎么还会有给自己的信。可信封上的铅字突兀的跳入视线中。
  还是你的名字。这是你的信件无误。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吸引你,你想把这几封信看看。双手颤抖着,你展开了信件。

①:原句出自《名侦探柯南》中,灰原哀的话。

这个系列我应该是写到3000+更新一次吧(土下座)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