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围裙的蛋【文画双修】

更新随缘,真的。

天魔缭乱–第七章

  我是书记官。对,就是那个经常光顾射击训练场的书记官。至于我叫什么,想不想知道啊?就不告诉你:)
  老旧的留声机还在工作,转动着的黑胶唱片写满了名为时间的沧桑。即便如此,从中流露出的音色却依然不改流畅饱满。书记官正在对着面前的电子虚拟屏幕敲击着什么。
  文书式的工作报告,一直都是繁琐的。如同文书工作一样,枯燥中透着寂寞。而那份寂寞,无从消减。她曾听闻,有人说她本不应该担当书记官的职位,她应该上战场。对此书记官只是不置可否的笑笑。流言蜚语罢了,听个热闹就好,何必认真。
  桌上的咖啡已经没有了温度。书记官端起,而后一饮而尽。咖啡的苦味让书记官狠狠啧了几下舌。她又忘了放糖。书记官从来不喜欢咖啡,可只有咖啡才可以让她在夜晚里打起精神。可身体上的提神,却不是精神上的提神。
  意识到今晚无法完成报告,书记官拉开窗户,室外的温差顿时让她得到了精神上的清醒。她总是有一种错觉,一种她还是小孩子的错觉。最近的这段时间里,这种错觉,在她拿着枪的时候就会特别明显。
  那个时候,她不需要想些别的什么。她只知道自己需要杀谁就够了。瞄准的更准一些,以至于不会给被杀的人带来更多的痛苦。又或者是让被杀的人更加痛苦。做些什么,只在一念之间。
  本来就是应该那么继续下去的。日复一日的训练,然后日复一日的抹杀掉被指定的人。她本该是个杀人的提线木偶,而不是一个只拿笔的书记官。直到有一天被人杀死。
  但是那天提前了。这个但是后面还跟了一个但是。但是她没死。她只是再也没有办法用枪指着别人了。她扣不下扳机。加上一个前提,无论如何。
  后来她成为了书记官。远离了一切需要沾血的事情。唯有射击从来没有远离。那是她无数个日日夜夜里都赖以生存的宝藏。枪在人在。枪毁人亡。
  不知道那个小姑娘知道了现在苦练的技术,以后只能用来脏手会是什么感想。
  有些冷了。书记官关上了窗户。
  “该换唱片了。”

  就算是已经习惯了高密度的训练,吕布还是觉得手臂酸胀。
  AW:呵,我也是要面子的,一口气用这么多我,你活该。
  哦,去你大爷的活该。
  掏钥匙,开门,开灯。今天李木子不在家。她被加急的通文叫走了。
  通文:【全场最佳】
  哦,去你大爷的通文。
  吕布现在才想起来冰箱里已经没有可以吃的存粮了。早上吃的就是最后一点。拿钱准备去外面混吃混喝的时候,很应景得下了雨。
  ……mmp:)
  好嘛!不就是不出门嘛!怕你哦?吕布不怕,可是吕布的胃怕。胃:你怕不怕?
  我怕,我怕行吗?
  胃在一抽一抽的疼。吞了胃药,吕布躺在沙发上,整个人都随着胃一缩一缩的。真的疼。
  指针转点,变成落汤鸡的李木子抱着速食面到了家。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她的吕布今天晚上应该是没饭吃的。
  看见吕布在沙发上躺着,已经睡着了,没顾上换衣服。李木子直接烧水下面,什么都没有,只能是清汤面了。
  “奉先,别睡,先吃面。”
  这是吕布醒来听到的第一句话。
  “你是天使吗?”
  “不是,我是落汤鸡。”

  很久很久以后,吕布还是很喜欢李木子,就像她说她宛若天使,她只是说自己是落汤鸡。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