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围裙的蛋【文画双修】

更新随缘,真的。

凹凸乙女试阅【闻说】

食用事项
*已经是个废瓜了
*求轻喷
*女主有名字,试阅中没有出现
*跪求各位大佬们别嫌弃我【原地画圈圈】

  听说过一种不会开花的树吗?它日复一日的保持着最初始的样子。没有树叶,也没有花苞。
  枝干上的积雪换了一轮又一轮,守树的人轮了一代又一代,时间边变,人在变。唯一不变的只有枝干。换句话来说,这棵树也见证过太多历史。从到来开始,直到现在,还会到更遥远的未来。

  红色的果实饱满多汁,甘甜在味蕾绽放。身着白金华服的人坐在那里,等待着什么。她的国没有所谓的科技之说,有关于宇宙,是在她离开故土之后才知道的。崭新的文化过于快速的涌入让她产生了一种错觉。一种她什么都握不住的错觉。
  挂在腰间的温润和身边的刀刃碰撞,发出声声脆响。吃完苹果,她这才抬头,毫不在意地舔舔指尖,“你们说的事情我倒是无所谓,只怕你们付不起这个代价。”
  “所以老老实实告诉我那位大小姐被你们关在何处就可以了,何必搞得这么麻烦。”右手慢慢收紧,横躺在地上的几个绑匪被吊了起来。没有堵上他们的嘴,她从一开始就没有不让他们说话的打算。可她除了谩骂倒也没听到些别的东西。
  比如她要找的那个大小姐。这个星球这个富商的千金。再过段时间就是最后期限了。入夜前这活是她的,那之后就很难说了。要知道,有钱人总是可以做到一些普通人很难做到的事情,而且更加轻而易举。
  她只是有耐心,她愿意等到最后的时限,算是打发时间。飘在空中的云被太阳烧红了。时限将至。她在这里耗了一个下午。
  似乎玩够了腰间的温润,她从被堆砌最高的木箱上跳下来。拍拍白衣上的灰尘,大步离开了空气不流通的大型仓库。没有关上仓库的门,她本没有把他们继续吊在天上的意思,奈何他们一点儿也不领情,只要随便说一个地址她就可以放人,可偏偏嘴硬到了最后。做什么事,都会有代价。
  被大额赎金诱惑的不轻。她这样想着,然后一剑劈开了隔壁仓库的大门。没有锁,倒也那么不容易进去。
  “久等,你可以回家了。”随手挽了个剑花,绑缚在大小姐身上的绳索便断成几节,“别睁眼,光线会刺痛你的眼睛。”给大小姐带上眼罩,她牵着她的手,离开了这个所谓的交易地点。
  “那些绑匪呢?”“他们有他们应该有的下场。”比如说自己掉下来逃走,或者被另外的雇佣者抓住。
  “我父亲付了你多少报酬?”大小姐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她的回答明显地慢了一步,“这个问题大小姐何不自己问问令堂呢?”
  所有问题她都回答了,又都没有回答,只是把问题踢到别人手里。某些时候,比起回答问题,她更擅长于什么都不告诉别人。
  “到了这里你就可以回家了,记得慢慢睁眼。”
  大小姐等了好一会儿,没有听见接下来的话语。取下眼罩慢慢睁眼,她发现她已经在她平时回家的必经之路上。低头看向手中的眼罩,上面有一行小字:报酬已经收取,转告令堂,苹果十分美味。
  到了家大小姐现在才想起来,她忘了问她的名字。可再找人显然已经晚了。

  捏着船票等待着今天的最后一班飞船。夜风把头发吹乱,把飘飞的发一拢,她抬头。
  我又要去哪里找你呢?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