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围裙的蛋【文画双修】

更新随缘,真的。

【凹凸乙女】《闻说》第一章

写在前面的话:
有人喜欢真的太好了qwq不嫌弃真的太好了qwq【达摩原地爆炸式升天】

1
  窗外就是银河。她并没有欣赏的心思。这艘船的船长开始晕船了。没有说错,船长晕船了。不过好在飞船有自动驾驶的功能,若是没有,她觉得她可以准备跳船。开个玩笑。
  年轻的船长抱着呕吐袋一脸惨白,再继续下去的话,船长的胃怕是会被吐出来。有些于心不忍,她在随行的行李中翻找着什么。她记得她有带可以让人稍微舒服一点的东西。
  她翻找东西时发出的声响把船长吓得往暗处蜷缩。他记得这位不速之客随身携带管制刀具。而且还是两把,一长一短。当时要不是被吓到不行,他说什么也不会让她上船的。
  谁知道她是不是星际海盗换身行头来打劫的。万一要是真的碰上了他是不是应该弃船而逃。毕竟这船不是他的,他只是别人雇来的。
  年轻船长脑洞开的正大,她走过来没有发出声音。
  “张嘴。”
  猝不及防地撞进黑色的双眸,年轻的船长下意识张嘴,含住了她拿到嘴边的东西。入口微凉,还有些呛人,不适的感觉过去以后,就是阵阵津甜。直接把胃里翻江倒海的感觉压了下去,比什么方法都管用。
  我这是吃了毒药吗?年轻的船长这样想着,我还没有写遗书。
  看出船长心中的天人交战,她嘴角微弯,“我已经看过出航列次了,路过下一个星球的时候把我放下就好。没记错的话,也到了该加油的时候了。”在这艘穿上待了多久,她心里没数,她只记得终日都漂浮在星海中,所见的景色一尘不变。该换换地方了。
  她并不热爱旅行。离开故土的时间够长,过程也足够难忘。可是没有找到她要找的人,就注定了这场旅程不会那么轻易结束。她自诩不是一个执念特别深的人。她答应的事情,只有做到底。
  不是支付的酬劳足够多,而是她舍不得,也觉得根本不值得。等一个八年,再等一个八年。从青年到老去,到底会有多少个八年。她做过一个假设,一个人可以活八十岁,从青年开始算剩下五十年,再减去一些日常必须做的事情和可能会有突发情况的时间。差不多五个八年,不会更多了。人会老,也会死。
  他确实奉上了足够的酬劳,将近一半的余生。她想,酬劳这就足够了。她没有见过愿意等这么久的人,这足够将她打动。更何况,等的都是同一个人。就算有什么不满,她也愿意打碎了然后让它烂在某个不知名的小角落里,其他的她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这样就好。
  在一个国里找一个人,在一个星球里找一个人,在整个宇宙里找一个人。不论哪一种,都很难。要是被找的人还有意躲避,就是难上加难。用上很多个八年都未必能够找到。心里没底,只能按照那个人曾经去过的地方再走一遍,就算是一点点也好,可以找到她的足迹。
  这个星球,拍卖是经济来源的重头戏。
  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游荡,直到如火一般的红色映入眼中。那是一颗红宝石,它的颜色,像极了燃烧的火。一瞬间把所有的嘈杂都烧的一干二净。
  “您……看上它了?”
  沙哑的声线让她回过神。转身轻笑,“它很漂亮,像火。”但还不足以那么喜欢,“出售不是出自本意吧。”
  “嘘——什么都别说。”感到腰间的温润变得滚烫,握剑的手渐渐收紧“你觉得这母子剑能有什么样的价格?”
  【要是这母子剑拿不回来你要如何】
  (那便不拿回来)
  声音震耳欲聋,她向面前的女人服了服身子,进了那家拍卖场。排队的人有些多,她等了有一会儿才轮到自己。
  “客人是要参加拍卖吗?”“嗯。这里的货币我来不及去兑换了,你们这里应该能直接兑换吧。”“当然可以,只是……”
  接待员上下打量着眼前穿着奇装异服的人儿,似乎在思考这个人到底有没有能力参加这次拍卖以及自己有没有必要为这个人浪费时间和服务态度。
  “去鉴定吧,这两样东西足够了。”随手扯下胸前佩戴的项链,放在接待员手里。“这母子剑有些重,需要拿去哪里,我拿去就好。”
  虽然没有鉴定价值的权限,在拍卖行干久了她也看得出来一些东西。光说这条项链的价值,足够让眼前的人坐在高等区了。
  “这是……”“泰坦原石作为框架。宝石是弗仑利亚比较少产的原石。”双眼微眯。她在等一个回答。
  鸽子蛋大小的未经打磨的弗仑利亚稀有原石,加上泰坦原石。这个价格真的够了。如果真的是她所说的材质,就算是边角余料价格都不会低下去,这比生意要是做成了……
  “请您过来……”
  【泰坦原石的项链已经足够了,没有必要再把母子剑搭上】
  (我要的是一定拿下来,安心,不会有事的)
  事实证明,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鉴定是真品之后,拍卖场工作人员的态度立刻来了一个大转弯。差点没有给她脚下铺条地毯。
  “请在这里签下您的名字,我们要做通行证。”
  签下名字没多久,接待员就回来了,“这是您的面具,在拍卖进行期间请务必带好。如有遗失,报上名字就可以重新补办。”
  象征高身价的镶金面具,配上本就是白金为主色调的衣服,确实有点那种感觉。有点“我就是有钱”的意思。开个玩笑。
  本应该被带到单独的包间,却因为一句“我希望可以近距离的感受拍卖氛围”而坐在了中等区。看着身边站姿标准接待员,她觉得有些失笑。
  “我记得今天会拍卖一颗红宝石。”“是的,那是第三件拍卖品。可那红宝石的价值……”不及您泰坦原石项链一小半啊。“喜欢而已,价值对不对等不重要。”
  【装,真能装】
  (不及你一半)
  “我不懂你们这里拍卖的规矩,帮我把红宝石拍下来。”“明白。”红宝石拍的很顺利,没有人愿意和一个带镶金面具的竞拍者抢东西,除非你真的财大气粗。
  “接下来的拍卖品,算是这里的常客了,他至今没有被带走,希望这次有人愿意带走他。”“你们这里还有非物质的拍卖品?”“那是寄放在这里拍卖的人,买下来没有多大的用处。”
  能看得出来,拍卖的气氛很棒,可到了这里,主持人明显都带不动氛围。
  幕布被揭开,露出了笼中拍卖品的模样。像一个有些营养不良的小孩子,前提是忽略他背后近乎诡异的隆起。“他怎么了?”“他背后有一双翅膀。”
  【等等等等等等……把他拍下来】
  (给我一个理由,我的目的只有那块红宝石。)
  没有理会持续发烫的温润,她在最后的倒数中举起手,“三倍价,我要了。”
  这下腰间的温润才彻底凉下,不再发烫。她知道,时间差不多了,“把我拍的准备好,我有事。”走出封闭的空间,她感觉舒服多了,至少空气不再污浊。
  当红宝石和那个孩子一起被带来的时候,她没有接宝石,而是抱住了还在瑟瑟发抖的孩子。孩子常年的营养不良导致她抱起来觉得硌手。摘下面具带在孩子脸上,她抬头,“给我准备几套他可以穿的衣服。”
  在等衣服的时候,她的手指拂过红宝石背面被刻上去的文字。〖帕拉德赠与安洁莉娜〗
  祖传的定情信物哦?她挑眉。
  跟着衣服一起来的,还有她的母子剑。拍卖结束,没有使用过抵押物品的价值。
  “恭候您的下次光临。”被一群人目送出去,这让她想起来故乡。几年前她也是在一群人的视线中一步步走到高台上的。如今换了个地方,还是一样大待遇。
  红宝石的成色并不怎么样,只是拥有漫长的历史底蕴。把红宝石交还给原主,她抱着瘦小的孩子消失在街道的尽头。现在的她有一个需要解决的大问题。
  这个孩子怎么办?自己养着吗?你现在倒是出来说句话啊。啊?然而腰间的温润没有再烧起来。装,你就继续装。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能送我去一个地方吗?”专属于小男孩的声音就在耳边,她不知道该不该回答。
  “那里可以实现你的任何愿望。能把我送过去吗?”小男孩摘下面具,露出了湿润的双眼,湿润加上琥铂色,简直绝配。伸手来了个举高高,她不太清楚他会不会喜欢,只是看过别人逗小孩子用过举高高,索性现在试一试。
  这一试就试出事了。湿润的琥珀直接变成水中的琥珀。
  “姐姐,我怕高。”
  ……你一个长翅膀的人怕高?
  “姐姐……能带我去吗?”不可以,可以吗?你没付我报酬啊。
  “嘤……”“……我送你去就是。路上必须听我的。”“嗯。我知道了,霜儿姐姐。”“……” “……”“哪里知道我名字的?”“面具里刻了。霜雪。”“……”
  几声脆响,质地看上去坚硬的面具变成了几小块,即使拼回去也看不出上面的署名。
  “那你叫什么?”“乌尔。”
  “霜儿姐姐,我们去哪儿?”“那里都去。”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