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围裙的蛋【文画双修】

这个围裙中暑了。不如我们……

【凹凸乙女】《闻说》第二章

  诞生时的事情,乌尔不记得了,一点儿都想不起来。包括他的故土。当然,那是真的故土,也是故国。已故的故。
  萱草色的发,想必不会量产。花了些功夫,霜雪查到了拥有萱草色发的民族。结果,并不好。
  指尖窜动着火苗。黑暗中,这缕火苗能照亮的地方并不多,只有她的侧脸。得到的资料并不多,只有几张纸,烧起来也方便。轻薄的纸在接触火苗的变得焦黑,慢慢挛缩起来。毁尸灭迹完成。
  霜雪抬头,月色透过窗户撒进房间,也撒进了她眼里。银白色。在很久很久以前,她的衣服上面从来都不会出现金色,所有的同龄人穿的都是白衣。后来啊,不一样的就在这个后来上面。这个后来,把所有人的轨迹都打乱了。乱到,根本不可能拼不回去。
  【我知道那个民族,但我要告诉你一件不算太好的事情。】
  (终于肯出现了?有事就说。)
  【“乌尔”这个词在那个民族的语言里,是怪物的意思。】
  怪物。被称为“怪物”的孩子,却是最后的遗孤。真是有够讽刺的。被认为最该死的人没有死,反而死了毫不相关的人。
  简直和自己一模一样。
  被认为是废物的孩子,却偏偏是被龙认可的容器。从唾弃到追捧,一个夜晚就能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就算卑躬屈膝又怎样,心底的厌恶是怎么都掩盖不了的。不过一个连气都不能游刃有余操控的废物,何德何能可以成为象征至尊帝王的龙种的容器呢?所有人的想法都一样。认为一个废物不配,可最后的结果让所有人啼笑皆非。
  没有任何多余天赋的废物只是被师傅亲自封上了气流通的经络。当阻塞被打通以后,就会焕然一新。而过于扎实的基本功也完美地诠释了什么叫做回报。所有接受试炼的同龄人,只有她一人承受住了龙种的威压。
  只有她一个。
  【也只有你可以既接受龙种的印记又可以接受凰的火焰。你算是骨骼清奇了。】
  霜雪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她明白,得到的越多,相应被拿走的也会越多。她支付不起被神兽青睐的代价。
  环抱住睡得并不安稳的乌尔,霜雪闭上眼,整个人的气息都变得柔和起来,像是被乳白色的光晕笼罩着。如果可以,她只希望可以睡得安稳一些,不要再有震耳欲聋的声音一直响下去。
  哪怕她深知,思念也会震耳欲聋。

  后半夜乌尔就睡得好多了,身边暖暖的,软软的。比原来在拍卖场里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霜儿姐姐,早。”整个人又往温热的源头靠过去,乌尔抬头看着没睁眼的霜雪这么说。
  “嗯,别吵。”霜雪不是一个嗜睡的人,可她已经很久没有在后半夜入睡了,白天根本起不来,虽然说要起还是能起得来,但起来了肯定不会那么有精神。半路上睡着那就太掉价了。就算没有多少身价也不等掉,再掉?没分可掉。
  很快霜雪就清醒了,睡着的时候不觉得,现在怀里的感觉就十分明显。什么东西硌得那么难受。哦,怀里是乌尔。霜雪眨眼,应该把乌尔养胖一点,那么瘦干嘛?皮包骨头有什么好的?
  养胖乌尔这件事被霜雪提上日程,和这件事一起提上去的,还有下一站的旅行。她答应了要他要送他去他要去的地方。既然答应了,就要快点兑现。
  和衣而眠,方便的是不用再花时间穿衣服,不方便的是她的衣服又松了,得重新系。比较一下,感觉差不多。给乌尔套上并不合身的衣服,霜雪突然意识到,她还需要把给乌尔买衣服这件事先做完。
  “翅膀没办法收起来吗?”看着乌尔背后隆起的一块,霜雪心底升起了一种想要把它按平的欲望,“可以收起来的,只是收起来了会不太舒服。”乌尔煞有介事的样子却差点将霜雪逗笑。想说的话被卡在嘴边,霜雪看着乌尔鼓着腮帮子努力收起翅膀的样子又动了想捏脸的想法。
  小孩子都是这么可爱的吗?霜雪觉得有什么东西被揉成了一摊春水在那里悠悠荡着。真是让人喜欢。
  翅膀收起来以后,本就不合身的衣服又大了一圈。这衣服穿什么穿?还不如拍卖场里穿的。
  本来打算带乌尔出去吃饭。计划赶不上变化。把挂在腰间的白玉扯下塞进乌尔手里,“我出去买点东西,待在这里等我回来。”“我知道啦,霜儿姐姐,我会等你回来的。”如同琥珀的眼睛里的水汽加重了,似乎他曾经被别人这样丢弃过,“如果你会回来接我的话。”
  手已经放在门把上,听了后半句话,动作顿了顿,霜雪关上门头也不回的走了。她不擅长于承诺,能用行动去证明的事情,用行动证明就好了。因为怕食言,所以不敢轻易承诺。
  旅店的服务员只感觉有什么东西从眼前快速略过,转头只看到一抹白色消失在走廊尽头。
  那好像是昨天入住的客人吧,走过去完全都没声音啊……路过的不会是鬼吧……服务员脸色有些发白。
  “207房帮我看一下,里面还有一个小孩子。”像是为了打破有鬼的苍白想法,白色的身影又出现在了走廊尽头,“我有点事情要出去,你知道这里那里有买衣服的地方吗?”
  “出门右拐直走到头就有……”一家服装店。
  话还没说完,走廊尽头的白色身影又不见了,服务生沉默了一下,刚刚他说的那家,貌似是女性服装店。可她是要给那个小男孩买衣服的吧……妈耶我指错路了。顾不上遵守旅店里不能再走廊里奔跑的规定,服务生跑到尽头的楼梯口时,白色的身影已经看不见了。
  开玩笑的吧?这家旅店的台阶可是出了名的高和多啊,走这么快的她是跳下去的吗?!
  其实差不多。霜雪就是跳下去的,一段阶梯只踩一级台阶的那种。曾经的一无是处留给她为数不多的好处之一,就是身法够快。女孩子家,体重也轻,更加有优势罢了。提气就可以走的很快,跳的也高。
  没用多长时间,霜雪就找到了那家服装店,看到招牌上大大的丽人两字,霜雪心里咯噔了一下。伸手掐了掐自己的脸,用外力强行堆出一个并不能全是笑容的笑,霜雪向服装店走去,“请问哪里卖童装?”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