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围裙的蛋【文画双修】

这个围裙中暑了。不如我们……

2018的放飞自我【22与14】共通章节

车走评论,只写好了14【小乌丸的】,22【小龙景光的】还在写。

过年被逼婚的人在少数,如果真的在过年被七大姑八大姨逼去相亲倒也算了,毕竟不好服了别人面子。可这算什么?一声招呼都不打,就直接约了人见面这就不是能够理解的了。

面对直接加过来的微信好友,鸣风沉默着通过请求,留了一句:江湖再见,告辞。就把人给拉黑了。

包间里讴歌的声音过于刺耳,收起手机,鸣风径直出了夜总会。她是有任务的,她负责卖酒。五音不全就乖乖跑腿,免得祸害自家好友。

“红星二锅头,度数越高越好。”

这可能就是背双肩包的好处吧。鸣风这样想着然后把一大堆瓶瓶罐罐装进包里,被掏空的双肩包如数装下购买的“调味品”。自家友人说要玩点大的,那她就买点够劲的东西。

“这是我们活动附赠的抽奖机会,您可以在门口的机器里随机抽取一个箱子。”

在机器面前随便选了一个号码,然后把奖券上的二维码按在了机器扫描的地方。盒子掉了出来。并没有立刻拆开,鸣风拿着盒子就回了马路对面的夜总会。

果酒显然已经没有办法满足嗨到正头上的人。这种时候,鸣风买回来的二锅头就是台柱。

不会喝酒,鸣风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左下。拿出了在不停震动的手机。

【是否关机?】

点击确定,鸣风觉得世界都清净了。随手接过别人递来的杯子一饮而尽,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果酒里掺了二锅头。mmp,之后再也没能躲过花式灌酒。真的不明白,你们的狂欢,我来当背景板,喝酒关我什么事。

鸣风已经感觉不舒服了。 头疼。友人从游戏中脱身,把手机放在她面前点开了免提。

“你怎么手机关机啊?你知不知道你的相亲对象现在很生气?”手机里传来妈妈的声音。已经发火了。

还没反应过来,友人已经开始怼回去了,“你谁啊,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我可不是你女儿。您是不是太习惯我和您女儿经常一起玩了?”友人很少见的生气了,酒精的成分大概也在里面。

“你怎么搞得,不喜欢就拒绝。”躺在鸣风的腿上没多久,手机又开始没命的响起来,友人啧了一声看到联系人的时候却沉默了。

“怎么了么?”“没什么,我出去接个电话。”错开了鸣风的视线,友人起身离开的包间。

快要凌晨一点,大家玩累了,酒也喝的不少,能自己走的自己走了,不能自己走的也被叫车送走。

鸣风一个人坐在偌大的包间里,觉得有些冷。而空气中的冷也让她冷静下来。去思考一些她从来没有思考过的事情。

总是被别人决定人生,真的好么?

张罗完最后的朋友,柚准备和鸣风好好谈谈。她听她说过这个所谓的相亲对象,不过一个直男癌。可是话到了嘴边,柚却发现自己说不出口。奈何已经被催着走,柚只能留下一句“多多少少反抗一下吧,如果不行,我来解决。”就匆匆离开。

实在不行,她就宣布出柜,她不是没有钱,她能赚钱,能养活自己也能养活鸣风。只是养父哪里就很麻烦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