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围裙的蛋【文画双修】

这个围裙中暑了。不如我们……

《然也,非也》(2)

食用说明
【cp丹尼尔(高亮)含副cp原女有名字】
1.非傻白甜
2.言语有露骨描写
3.文章有露骨描写
4.这篇文里不存在从头到尾的糖
5.双洁情节慎入
6.剩下的还有,请自行避开雷区
7.这章无敏感词,还是放个链接
第二章

  有的时候陆翩然会想,要是自己那像仙女的母亲没有嫁给自己的小叔叔会不会就不会让自己那么夹生了。

  她不喜欢她小叔叔的小心翼翼,还有刻意讨好的笑容。

  她不喜欢仙女母亲的眉目传情,还有刻意拉下的驴脸。

  陆翩然的母亲朱媛媛确实是个仙女,年轻时有多漂亮是不必说的。徐娘半老风韵犹存,说的就是如此。可她还是讨厌她,讨厌她的美,讨厌她的风流,讨厌她的含情脉脉,也讨厌她如同妓女的气质。她总归是厌恶她的。正确来说,是相互厌恶。

  陆翩然厌恶朱媛媛的不齿伦理,朱媛媛也厌恶陆翩然阴沉的样子。回溯到更久以前,在陆鸣还在的时候,母女俩的关系绝对没有那么差。现在想来,那可能只是一层伪装罢了。

  朱媛媛,一个天生的演员,演技好了前半辈子,后半辈子却一路跌到海沟沟里。当然也不能这么说。朱媛媛只是不愿意在陆翩然面前装下去了,又或者说,是她忍不了了。

  起身拍拍职业装上的尘土,陆翩然拧开盖子,清冽浓郁的酒香开始蔓延。将液体倒在碑上,重新摆了摆冬菊的位置,陆翩然没有多做停留。

  她想洗个澡,然后好好睡一觉。

  打车回到公寓已经是下午3点的事情了,上楼前点了份外卖,算好时间去冲个澡,外卖送到公寓楼下的时候陆翩然刚刚好擦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

  懒得打理自己,陆翩然套了条裙子湿着头发就下去了。

  有一个像个仙女的妈妈,作为亲生女儿的陆翩然的资本也丝毫不差。先不说相貌相差无几,就是身材也连搬代照的复制了一遍,甚至还不输朱媛媛年轻时的样子。只是神态眉宇间没有朱媛媛那么风情万种。

  多的是陆鸣的淡漠。

  这样的打扮成功引来别人的目光,不过陆翩然不怎么在意就是了。反正这副皮囊也不会年轻多久。比起吸引别人,她还是更加在意些别的。比如说,怎么样可以让这个项目快点结束。放杨安一个人她还真有点不放心。就杨安一个人的组里没那么多幺蛾子,陆翩然当然不想走。

  完成工作,然后做自己的事情,岂不美哉?

  实际上确实不美哉。这意味着她得回家。回那个朱媛媛和陆岭的的家。那个堂而皇之取代陆鸣位置的人,即便是小叔叔,她也没有多少好感。

  喂饱肚子,头发也干了。听着钟表指针滴滴答答的声音,陆翩然闭上眼,昨晚通宵,她真的得补充睡眠。

  陆翩然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其实也并不是什么特别吵的铃声,只是在空荡的房间里听上去特别刺耳。

  看着一串没有署名的数字,手指在接听和挂断两个键上游走着。然后陆翩然按下了接听。

  “小叔叔,有什么事情吗?”

  电话那头,陆岭在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好久没有回来看看了,希望她可以抽时间回去一趟。

  “最近挺忙的,我尽量。”陆翩然走到穿衣镜前,镜中人身上只表达了一个意思,疲惫。

  “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挂了,还有事。”说着谎挂掉电话,陆翩然重新倒回床上。要不是为了让关系不那么僵硬,她一定不会接他们任何一个人的电话。如果只是例行公事的电话,陆翩然倒是希望干脆别打,免得让一群人都心烦。他们不必装成关心孩子的家长,她也不必忍着心底的不快演着孝顺女儿的角色。

  这样不好吗?她不干涉他们,他们也别来招惹她。何必互相折磨。连她自己都觉得假到不行。

  陆翩然突然有点羡慕陆芊芊了。那个年龄和她差不了多少的女孩,陆岭和他前妻的女儿。

  她羡慕陆芊芊可以放纵堕落,也羡慕陆芊芊的敢爱敢恨。可她不行,她必须识大体,必须光明磊落。不因为别的,只因为她是陆鸣的女儿。那个曾经是特警的陆鸣的女儿。

  只是因为这个。

  困意终究还是被打散。陆翩然不带丝毫怜惜地拉扯自己的发,仿佛感觉不到疼痛。

  真是烦躁。

  然后陆翩然发现她成功的又过了饭点。能用一通电话坏了陆翩然的心情。也只有他们做的到了。

  这座城市不论冬夏,夜晚都来的非常早。六点多路灯亮起,七点霓虹灯亮起,九点以后彻底变成不夜城。相比之下,这所公寓看上去还是太冷清。这里的住户这个点都还没回家呢。

  给手机充上电,扯过被子,陆翩然把自己裹得死死的,在还算大的床上来回打着滚。她突然有些厌倦了,厌倦这个永远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屋子。也厌倦了按照陆鸣生活方式生活的自己。

  自相矛盾。

  陆翩然突然愣住摔下床,好在裹着被子要不然怕是得摔得够呛。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变成这样了?变得开始否认陆鸣的存在。明明最爱他的,剩下自己了。

  保持着摔下床的姿势,陆翩然一直坐到凌晨才睡去。

  闹钟在不知疲倦的响,床下的被子团缓慢地蠕动着。一只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摸索着拍向还在疯响的闹钟。

  世界清净。真好。

  步行到公司,陆翩然就收到了……惊吓。

  按着杨安交代的地址,电梯门打开的时候陆翩然觉得她误入了什么奇怪的地方。她接的是关于婚纱项目吗?桌上的一堆棒棒糖算什么。搞笑的吗?

  就在陆翩然在考虑要不要把数不清的棒棒糖喂到垃圾桶里的时候,一通电话打到手机上。

  一串陌生的数字,不是陆岭的,也不是朱媛媛的。

  “喂?”

  “哟~最近怎么样?”刺耳的声音直接让陆翩然把手里移到了离自己耳朵不远的地方。

  “是不是还在做那么无聊的工作啊?”电话那头的女声更大了,仿佛是在嘶吼着什么。这下她知道打电话的是谁了,回复一字一顿,每个字都是经过牙齿磨出来的,“陆芊芊,你发什么疯。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闲。”

  “我也有正经事的人啊,翩然姐姐你这样真是太伤人了。”不过听声音完全听不出来很伤心就是了,“下周末有时间吗?”

  “没有。”拒绝的利落干脆,陆翩然觉得陆芊芊在考验她对她的忍耐极限。

  “不管不管,下周末我来接你,总之不见不散啦,我亲爱的翩然姐姐。在此之前我每天都会打电话来的。”电话被抢先挂断了,陆翩然仿佛看见了陆芊芊痞笑的样子。她想打人。

  陆芊芊从来都喜欢看她气的跳脚的样子。

  真是见鬼了,一大早上搞什么幺蛾子。

  然后事实告诉了陆翩然还有更搞幺蛾子的事情在等她。就在她忙到昏天地暗的时候,前台的电话打到了13楼办公区,叫她下去一趟,有人找她。

  陆翩然以为是陆芊芊。可那只是她以为。

  当看到一个陌生男人捧着包装精美的玫瑰说是给你的时候,可能很多人都会有和陆翩然一样的想法。

  WTF

  他谁?她不认识他啊。

  在陆翩然想要回去的时候,手捧玫瑰的男人对她笑了,长得不错笑起来还真有一种公子如玉的感觉,“请问是翩然小姐吗?”“……是。”不想引起过分的瞩目,陆翩然深吸一口气,有种壮烈赴死的感觉。

  “果然是位美丽的小姐,在下安迷修,为了另一位美丽的小姐而来。”

  “……”

 “哦。”

  接过安迷修手中的花捧抱在怀里,陆翩然礼貌性的微笑,“麻烦了。”

  “以后这样的花每月都会有一束。”

  陆翩然脸上的笑有些挂不住,每月?没听错吧,以后每月都来一出?陆翩然头一次觉得她踩着高跟鞋会脚跟发软。

  最后是安迷修目送陆翩然进的电梯。陆翩然有预感,如果不是因为非本公司人员没有预约不能进入公司内部,这个名叫安迷修的男人很有可能会不顾公司大多数人的注视把她送回13楼。

  直到电梯门关上,陆翩然才松了一口气。她不擅长对付像陆芊芊那种带着痞气的死缠烂打的人,也不擅长对付像安迷修一样的人。

  然后她就两个人都撞上了。不得不说艾茉莉选的人很对,如果不是这两种人,这花都是会被拒收的。只能说,不愧是艾茉莉,对她了解的过于透彻。陆翩然把放在玫瑰间的一袋干花苞拿了出来。

  那个堆满棒棒糖的办公桌的主人还是没有出现,把花放在一边,抓了几个干花苞,拿着杯子径直去了开水间,花茶果然还是要喝新鲜的吧。

  温水伴着花香入喉,不好的心情直接好了大半。然后回到办公区的陆翩然看到杨安一脸痴呆的盯着那占了隔壁办公桌位置的玫瑰。

  “对洛丽玛丝很有兴趣?”陆翩然小口小口地品着花茶,看着杨安被惊吓到的样子。

  “怎么可能,我只是听说了有男人来给你送玫瑰,不放心就来看看。”杨安说的义正言辞,陆翩然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是男人送来的没错,但也只是送来了。”

  杨安在一瞬间仿佛经历了人生的大喜大悲。不管怎么样,他都必须保护好自己组里的白菜。

  “不是来追求的就好……”“……”陆翩然突然不想和杨安说话了。在他杨安眼里,她是个很容易去谈恋爱的人吗?

  要是陆翩然知道杨安真实的想法,估计等这次项目结束后打死不再回组里。

  得到特赦令,杨安开心的走了,留下不开心的陆翩然。

  打开QQ陆翩然在组里的群发了一句话。杨安是什么,整齐一点告诉我。然后陆翩然收到了整整齐齐的一竖条的……老狗比。

  你们这些家伙,都不好好上班。发出这样的感慨,陆翩然@了一下杨安。“杨好怂,祝你好运。”

  手指拭去玫瑰上的水珠,不难看出来送这玫瑰的人很用心,所有的尖刺都被剪掉磨平,就连所有玫瑰的大小都相差无几。艾茉莉呀艾茉莉。她一直都是一个特别会揣摩别人喜好的人。比如这玫瑰,也比如这干花苞。

  洛丽玛丝,死的怀念。

  到下班为止,陆翩然也还是没有见到那一桌棒棒糖的主人。现在想来,要不是这个人很有能力就是很有后台。杨安还真是给她拿了件麻烦的事。

  看了看时间,又看了看剩余的工作量,陆翩然觉得自己很快就可以下班了。

  她知道原来负责这个项目的人,是个老前辈。当初实习的时候,陆翩然就是在她手下。要说前辈突然辞职她是不信的,一向对工作认真负责的人,是不可能突然辞职的。除非是有别的原因。带着该去看看前辈的想法,陆翩然关上了工作区的灯。

  进入电梯的那一刻,陆翩然就被一层阴影笼罩住了,陆翩然抬头,却发现电梯里的人比想象中的还要高。如果没记错的话,凹凸公司里只有一人有这样的身高。

  执行总裁,丹尼尔。

  “总裁好。”“嗯。”

  唯一的对话只限于此。陆翩然不是一个话多的人,至少对上司话不多。她没有闲到下班的时候和偶遇的总裁拉拉家常问候一下工作累不累。也没有和上司套近乎的想法。有那个美国时间,做好自己的工作就是。

  到了一楼,陆翩然出电梯,丹尼尔要去地下车库。这里全是别过。最好接下来很久都是别过。陆翩然想,和这样的人在一起总觉得不舒服,摸不到底,而那人又像是可以看穿你。

  本来打算回公寓,陆翩然转念一想,拦了出租车直接去了她已经很久没有回去过的地方。那个陆岭和朱媛媛的家。还能被称之为家,只是因为陆鸣曾经住在这里。即使他不常回来。

  出租车停在老城区的不远处,剩下的路程是陆翩然走完的。这条路她走过太多太多遍。孩提时每一次等待都有这里的影子。

  她记得陆鸣入狱那会儿,她还是会每天守在那条必经之路上,一直等到星星爬到月亮的眉梢。那个时候朱媛媛总是会牵着她,带她回家。

  后来朱媛媛嫁给陆岭,她再也没有在那条路停留,每次都只是绕远路,对那里避而不见。

  再后来,她有了自己的工作,更是鲜少才回来一趟。

  陆翩然发现,她已经记不清原来的家的门牌号。正在兜兜转转的时候,她看到了买菜回来的朱媛媛。

  和街坊邻居一起买菜回家,体态丰盈的朱媛媛咯咯地笑着,在那群人里显得那么美。只是那份美,只要看到她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她是个千古罪人。

  但是陆翩然并没有做错什么,从头到尾,她做错的可能只有,还深深爱着陆鸣,她的父亲。如果这是错,那她就真的无法饶恕。

  眼看朱媛媛就要过来,陆翩然慌不择路地躲到单元楼下停着的大卡车后,直到传来单元门关上的声音。

  明明不需要躲的,陆翩然踉踉跄跄地往回走,却没了上楼的兴致。

  她不需要躲,她只是需要,不再回来。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