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围裙的蛋【文画双修】

这个围裙中暑了。不如我们……

给我们小憋的生贺

ㅍ_ㅍ历经千难万险终于把电子版整出来了。如题这是给我亲友的生贺。 @阿小憋

读作私设写作ooc

  能被子弹命中心脏还活着的人,雷狮只见过帕洛斯一人。可以说帕洛斯是怪胎,也可以说帕洛斯是命不该绝,但不论怎么说,是为自己挡了一枪,而阴曹地府也不愿意要他。

  他们干的脏事儿一点儿也不少,件件都是违法乱纪的事儿,累计累计,再给个优惠,属于能够直接处刑的那种。

  完成手术确认帕洛斯脱离危险后,雷狮就原地解散了雷狮海盗团,顺带拉走了佩利。他有还是有很多事情需要忙的,比如把佩利“卖”给拳击赛场,又比如追到自己看上的姑娘。

  只留下卡米尔一人守着昏迷的帕洛斯。自家大哥打算给他找个大嫂,自己一不能去当电灯泡,二不能去当狗头军师,三不能不听大哥的安排。

  说实话,卡米尔不怎么喜欢帕洛斯。因为他曾经说过会背叛大哥。但是正如佩利所说:“帕洛斯从来没背叛的打算。”帕洛斯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对雷狮的忠诚。

  有人说小动物的直觉很准,卡米尔觉得也是,偶尔信上一次也无妨,如果帕洛斯真的想着背叛,他一定会用狙击枪一枪爆头。

  躺在病床上的第五个年头,帕洛斯终于得到了雷狮的出院许可。在您妈的见,你帕洛斯爷爷再也不会来这里了。

  出院的时候赶上开学季,卡米尔不在。拖着行李的箱帕洛斯拦了出租车,直奔雷狮给的地址开去。那是相当高档的住宅区,光是有钱还住不了,还得有权。只不过不凑巧他雷狮老大什么都有,家里有钱又有权。还是个能翻天的主儿。

  不过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也是个可以上房揭瓦整事儿的主儿。

  敲开门看到只穿着背心满下巴胡渣的雷狮时,帕洛斯觉得这个世界玄幻了。他就没有见过雷狮这么……颓废的时候,眼中布满血丝,隔着一定的距离他都可以闻到他身上的烟味和酒味。

  “出院了啊,进来吧。”看了好一会儿,雷狮仿佛才认出来人,侧了身子招呼进屋。

  帕洛斯大概明白了,雷狮在女人的问题上吃了瘪。很明显都是同一个人而且还不止一次。在清醒的两年里,有的时候卡米尔会提起雷狮的追妻路,总之就是很漫长看不到曙光就是了。

  “雷狮老大,都两年了还没拿下来?”

  雷狮没有回话。

  得了,五年都没拿下来。不知为何,感觉心里舒爽到炸裂。

  倒干净装满烟头的烟灰缸,帕洛斯又想到一个可能性。

  “她不会是个同志吧。”

  雷狮抬手把脸遮住了。

  哦吼,又中了。

  然后雷狮听见了因为憋笑而发出的气声。要不是因为帕洛斯才出院,他一定会把他再一次打进去。转念一想,雷狮突然有了主意。

  坐在沙发上冲着帕洛斯勾勾手指,示意他过来,待帕洛斯走进,一把抓住了帕洛斯的下巴,仔细观察着帕洛斯的脸部构造。

  雷狮过于专注的眼神盯得帕洛斯后背发毛。老大你别放弃啊,相信我你还可以再抢救一下,可别因为女人的拒绝弯了,你们家还需要你传宗接代。

  “帕洛斯。”

  “哎。”

  “你是怎么勾引女人的?”

  “啊?”帕洛斯蒙了。怕不是雷狮的自信心已经完全碎成了渣。

  穿戴整齐的站在穿衣镜前,帕洛斯依然没有真实感,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一天前他刚刚出院,一天后他就有了工作。读作侦查,写作新开始。呸,黑心煤老板,我还是个伤员。

  所以说你看上了女仆咖啡厅的老板和我去隔壁高中当老师有什么直接联系吗?难不成打击魅力过度了就变成了智减?

  吐槽归吐槽,干活儿归干活儿。

  他,帕洛斯,原雷狮海盗团团员,代号骗徒,现役高中教师,任务是打听情报。

  对着镜子练习了一下笑容,帕洛斯才出门,给人留下一个好印象,是骗人的基本法。

  晚上十点多,帕洛斯终于抽出时间。白天完全没有空闲,忙着上课,也忙着散发自己的男性荷尔蒙。顺便思考了一下雷狮为什么会缕缕碰壁。可能那位姑娘不吃颜值那一套吧。

  进了店门,帕洛斯才发现已入深夜,店里的人还是很多,竟是没有单独的空桌子。

  “老师?”

  愣了一秒,帕洛斯看到了叫他的人。那个坐在灯光最好的地方的女学生,她是认识他的,可他不记得她的名字。

  “没有位置的话就坐着里吧,这是两张桌子拼起来的。”

  走过去和自己的学生做同一张桌子,帕洛斯看清了桌上高高垒起的书本,大多是医学方面的书,还有关于人体结构和解剖的书。继续向下看,女生正在写的是数学作业,再旁边是凌乱的草稿,密密麻麻看不清楚。

  “老师喝什么?”女生放下笔问他,“我去拿,店长这个时候还没下班。”

  “那就黑咖啡,不加糖。”

  趁着女生离开的空当,帕洛斯赶紧翻了翻女生的作业本,高二一班,欧小洛。又翻了翻今天的作业,心里有了底。这个孩子,可能和店长关系不错。桌子旁小书柜摆放的很突兀,分明就是为了方便什么人拿东西专门放置在这里的。

  欧小洛是端着托盘回来的,托盘里,是一整壶咖啡。把托盘放在小书柜上,她给帕洛斯倒了一杯。

  “喝的话直接倒就好,这个壶是无限续的。”

  把头发扎起来,欧小洛继续写题。

  “这里可以用更简单的方法。”

  欧小洛看向帕洛斯,帕洛斯笑着看着她。欧小洛把笔递给帕洛斯。她的各科成绩都还不错,就是数学偏科严重,是最短板。能在及格线上蹦跶已经算是非常不错。

  如果有人愿意给她开小灶,她当然乐意。不管目的是什么。如果是冲着店长去的,更无所谓,迟早碰壁。

  正在讲题的帕洛斯要是知道欧小洛的想法,一口老血是肯定会喷出来的。他是冲着店长来的不假,可对店长感兴趣的人可不是他,而是已经颓废的雷狮。

  被两人遗忘的托盘被轻手轻脚过来的店长收走,对着进店的女人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又轻手轻脚地返回工作间,她不介意为了努力学习的小姑娘延长打烊的时间。

  门口的女人挽起头发,脱下高跟鞋拎着进了工作间。

   陆翩然觉得很奇怪,这个时候通常陆芊芊都会在店门口等着自己,今天却还在营业,留了个心眼过来看看。不曾想却看到了相当温馨的一幕,就是男方的表情让她觉得有些不自在。

  眼神。太奇怪了。

  做了法医挺多年。陆翩然解除最多的就是尸体还有她妹妹。对着活人的时间就那么点,整日的尸体、器官标本,福尔马林。偶尔还要去医学院给学生上解剖课。能够觉得表情不对完全是出于职业反应,和警察待久了,总会学点东西。

  到底怎么怪,陆翩然说不上来。就像是在事物的本质上蒙了一层纱,下面的东西若隐若现。

  算了,自己一个法医瞎想什么,又不是罪犯侧写师。

  把像八爪鱼一样缠在自己身上的陆芊芊推下去,“下去,福尔马林味道重。”

  “我不嫌弃!”

  “我嫌弃。”

  今天陆芊芊依然再被姐姐嫌弃呢。

  帕洛斯花了大半年和欧小洛混熟。用数学老师的身份。

  欧小洛还是有感觉的,这个人是来追求店长的。她没有少见过追求店长的人。大多数都被店长打了回去,从小开始学柔道的店长,还真没几个人能打过她。

  合上本子,欧小洛揉了揉太阳穴。

  本子上写着大大的店长攻略手册六个字。这是她根据自己对点找个的熟悉度写的攻略。你帮我我总不能什么都不做,想追店长给你一个平台就是。

  至于为什么挑在最忙的时间里做出来,谁知道呢。

  欧小洛不讨厌帕洛斯,甚至有些喜欢,喜欢他的笑,喜欢他游刃有余的样子。但是这些喜欢欧小洛说不上来为什么,那种情绪就在胸口哪里堵着,吐不出,化不掉,最后在那里结成了一个死结,梗的让她难受。

  她慌了,她想要彻底脱离这种感情。她想当个法医,而她现在离这个目标太远太远,不能再有可以让她分心的事情。哪怕是帕洛斯也不可以。哪怕他都不可以。

  明天是平安夜后天是圣诞节,不管当成什么都好,送出去就可以了吧。欧小洛抱紧了枕头。

  帕洛斯今天更忙了,桌子上一堆的贺卡和苹果,更有甚者直接把圣诞节的礼物也一起给了。到了晚上他才有时间看。

  把每张带着署名的贺卡看了一遍。没有欧小洛的。帕洛斯心里有些挫败感。其他人的贺卡都无所谓,他关注的只有欧小洛。那个可以帮助他完成任务的孩子。

  就算是这么说,帕洛斯对于欧小洛还是有些真实感情的,他不讨厌这个女孩儿。

  “帕洛斯,明天有时间吗?”同办公室的女老师问他。

  “真是对不起,我已经和女朋友有约了。”

  帕洛斯使用了技能【我有女朋友了】,效果拔群。

  顾不上安抚心碎一地的女老师,帕洛斯简单收拾了一下就打算去找欧小洛。说不上来原因,当他说明天和女朋友有约的时候,他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欧小洛。

  他自己都不相信。

  那个孩子到底有什么吸引他的?帕洛斯回想着和欧小洛相处的细节,似乎和她在一起的时间里,她总是会很专注的看着他,只有在那个时候,帕洛斯才会觉得她是个学生,而不是一个学习机器。

  到了女仆咖啡厅,帕洛斯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欧小洛,店里开了暖气,暖乎乎的,脱下外套放在一旁。帕洛斯开始打量欧小洛。

  这是他第一次用心打量,头发齐肩,平常都是扎起来的,皮肤说不上多好,有的时候还会起痘,五官就更不用说,最最普通的配置,没有吸引人的地方。

  可就是这样一个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学生,让他开始慌了。不仅仅是因为任务的关系,还有些别的。

  似乎终于意识到了有人再看自己,欧小洛抬头就看到了帕洛斯,那双眼睛看的她浑身不自在。

  “平安夜快乐。”帕洛斯放了一个苹果在她面前。

  “谢谢老师。不过这是从老师的苹果里拿出来的吧。”“小洛不喜欢苹果?”“说不上,只是觉得没什么意思,所有人都在送苹果。”

  欧小洛转转笔,“很奇怪不是吗,明明不知道送什么,偏要跟着大多数人一起送苹果。”

  “有道理。”帕洛斯赞同,如果只是贺卡的话,他的桌子上会少很多东西。

  “明明老师也乐在其中吧。”

  “才没有。”

  欧小洛耸耸肩,“那就没有吧。”

  帕洛斯一口老血梗在喉咙,“明天有时间吗?”“明天?老师你少布置一点作业我就有时间了。”欧小洛的数学作业除了日常作业还有帕洛斯专门出的辅导题。

  得到了欧小洛的回复,帕洛斯突然觉得心情好多了,“那就说好了,明天你的作业不用交。”

  欧小洛蒙了。直到回到家躺在床上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帕洛斯免了她的作业。

  呸。帕洛斯约了她所以免了她明天的作业。

  这算什么?她算什么?

  看了一场毫无营养的电影,欧小洛和帕洛斯一后一前走在海滨大桥上。欧小洛跟在帕洛斯身后,像是一条小尾巴。

  这座海滨大桥是这座城市夜晚里最漂亮的。海上的所有黑暗都在为这座桥做背景,只有这座桥是最闪亮的明珠。

  帕洛斯突然停了下来,回头看着跟在自己身后的欧小洛,笑着道:“跟在后面做什么?过来。”

  蓦的,欧小洛觉得这座桥失去了本身的光芒,所有的光芒都是眼前看着自己微笑的人散发出来的。

  天地无色,唯你有光。那,你便是光。

  帕洛斯于欧小洛,是光。是无法和其他做比较的光。

  是喜欢。非常喜欢。欧小洛喜欢帕洛斯,不是作为学生对老师的喜欢。她突然想到了一句曾经让她感觉很矫情的话,众生皆苦,只有你是甜的。

  站在海滨大桥上吹着冷风,欧小洛低着头,声音带着颤抖。即便伴随着冷风,帕洛斯还是听见了欧小洛的话。

  她说,帕洛斯,我手冷。

  帕洛斯哑然,原来是手冷。走到欧小洛身边,牵起她冰凉没有温度的双手,低头哈着气。不同于欧小洛的冰凉,帕洛斯的手很热,像是一团火,烧的欧小洛脸颊发红,鼻子发酸,眼睛发烫。可她不想挣开。很暖和。就像被人捧在掌心里一样,整个人都开始飘飘然。

  似乎是还觉得双手没有回暖,帕洛斯把围巾取下来给欧小洛围上。刚好把她的脸遮住大半。

  “现在不冷了吧,我们走快点。”

  帕洛斯把欧小洛圈在怀里带着她向前走,依然没有放开手的意思。

  够了够了够了!已经够热了!欧小洛在心底狂呼,可她此时却像是失了声,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光是克制住眼泪就很困难。一直到帕洛斯把她送回家,她都没能说一句话。

  如果说话的话,一定会哭出来。

  本来打算把攻略手册给他,却因为他一个站在逆光处的笑而打乱全部计划,顺便把自己也赔上了。过分了帕洛斯。

  想要把围巾扯下来,却还是停下了动作,欧小洛缩起身子,整张脸都埋在围巾里,那是,他的围巾。

  帕洛斯在反省,他到底做了什么让欧小洛这么反常,有那么一种感觉告诉他,她快哭了。为什么哭?帕洛斯不知道。到家后他接到了欧小洛的电话。

  电话那一头,欧小洛的声音特别平静,她说她有东西忘了给他,他问是什么,她说,关于店长的东西。

  帕洛斯终于知道违和感来自于哪里了。还没反应过来,欧小洛已经挂断了。看着手机恢复成锁屏界面,他突然开始反感起来,如果用的是座机,起码还能听到忙音,不用就这么干脆利落的结束。

  如果如果,我去他–妈–的如果。

  就那么一摔,用了大半年的手机英勇就义,帕洛斯也懒得再管什么手机不手机,他现在连雷狮都不想理,也不想理什么狗–屁任务。帕洛斯坐在沙发上,一坐就是半宿。

  他觉得他应该好好想想他和欧小洛的问题。

  第二天,帕洛斯拿到了欧小洛准备好的店长攻略手册,里面的内容大至人生信条,小至不高兴的时候会有什么面部表情。可以看出写这个的人有多用心,细节一点儿都没放过。

  帕洛斯依然觉得不爽,就算是把东西交给雷狮以后也没有好起来,他有一个让自己感到惊恐的想法,如果被她仔细观察的人是我。如果那个人是我,那该多好。

  在那以后欧小洛和帕洛斯的关系算是落到冰点以下,每天的补习还是有的,就是夹生。

  帕洛斯连办法都没有。欧小洛又回到了刚开始的状态,他无从下手。

  再出现转机的时候,是高考的前一天,作为一个过来人,怎么说都比还未经历过的人有经验。他说她就听,只是没有回话。末了他只是点了一根烟对欧小洛说:“好好考,明天等你出来。”

  一语成谶。

  帕洛斯没有等到欧小洛出来,她压根没有进考场。就在她刚刚进门的瞬间,她听到了背后人群中的哗然声。那个送她过来,承诺等她出来的男人倒在地上,脸色苍白得可怕。

  “帕洛斯?”欧小洛破了音,“快叫救护车!”

  高考自然是没考成,欧小洛在医院里呆了整整三天。医生说帕洛斯心脏原来受过伤,有可能是细菌感染引起的急性心肌炎。

  欧小洛又怎么不知道心肌炎是什么。她此刻却恨,恨她知道心肌炎是什么。她已经没了父母,不能连他也没了。

  雷狮从外地赶过来的时候,欧小洛蹲在抢救室门口啜泣着。雷狮看的明白,这个孩子就是帕洛斯说的欧小洛,本来应该考试的时间,却守在医院。

  办好了所有手续,雷狮终于有时间去关照一下欧小洛。奈何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交代了她替他守着帕洛斯。他不傻,又怎么看不出来欧小洛是什么状态,那分明就是天要塌了的样子。

  再三确认过没有生命危险后,雷狮又急匆匆地离开。雷家家大业大,就算又兄长顶着他的事情也是一样多。

  帕洛斯醒来的时候刚巧欧小洛打了热水回来。欧小洛第一反应是把医生叫来,而帕洛斯的反应是皱了眉,“不是让你好好考试,你在干什么?”

  不说还好,帕洛斯这一说倒是把欧小洛说哭了,“你问我干什么,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发了急性心肌炎?你知不知道我要被你吓死了?你到底知不知道要是再晚一步你就要没命了?”

  帕洛斯是不知道他患了急性心肌炎,可是欧小洛知道,她翘了考试担惊受怕等了这么多天,醒来第一句话就是质问她为什么没有去考试。

  “帕洛斯,你是狗!”

  “大清早的谁是狗。”陆翩然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是满脸泪痕的欧小洛和脸色苍白躺在床上的帕洛斯,“要不是小洛你早就死了,狗。”把欧小洛推搡着出门,交代她店里有炖好的汤让她带过来,陆翩然从病房里锁死了门。

  “好了,我们谈谈。你就躺着,我不欺负伤员。”拉过椅子坐下陆翩然看着帕洛斯,帕洛斯也看着陆翩然,终于还是陆翩然绷不住,率先开口。

  “我就知道你接近她没那么单纯,但你不应该招惹小洛。她是烈士子女,父母都是缉毒警–察,换句话说都是我的同事。”陆翩然顿顿,“所以我让芊芊用陆家的名义代为照看,就是不想让她再短期内在收到别的刺激。你很厉害,和小洛认识不到一年就让我所有的努力白费了。”

  “你不用说话,听我说就行,我希望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欧小洛对于你来说,究竟是什么,我不问你为什么套近乎,我只问你,你们俩到底算什么。”

  “高考的事情你也别管,我已经处理好了,复读一年。再我告诉小洛之前。男人最好还是要有点男人的样子,要不然以什么方式得到东西都太不够看了。”

  “我也给你提个醒,做了什么决定就直接告诉小洛,如果还是犹豫不决,不论你在哪里我都能药死你。”

  留下一堆带着威胁性质的话,陆翩然拎着包出了病房。她的两个妹妹都是一个样,除了找麻烦就是找麻烦,一个极度姐控一个还是孩子,没有一个让她省心的。简直造孽,能嫁一个是一个。省的每天看到心烦。

  “陆小姐。”“院长?”“有一些事情想请你去办公室谈一下。”身材高大的院长笑着做了请的手势。想想帕洛斯,又想想欧小洛,陆翩然抬头,道:“下午之前我要回警–局。”

  “当然。不会劳烦太久。”

  欧小洛跑回来的时候看到帕洛斯就那么坐着,顿时就火了,不好好养病做起来吹什么冷风。把人摁回床上刚想说话,却被帕洛斯抢了先。

  “欧小洛,我饿了。”

  欧小洛你不争气。心底骂着自己,却还是给帕洛斯盛好了汤喂到他嘴边。“就这一次。”

  “好,就一次。”

  “你说我该怎么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

  “别气了,我是帮别人打听店长消息的。”

  “……”

  “欧小洛。”

  “……”

  “汪!”

全文完

彩蛋

  陆芊芊觉得世界对自己充满了恶意,一边是欧小洛和帕洛斯腻味个没完,一边是她在陆翩然脖子上发现了不该发现的东西。那玩意儿写作淤青读作吻痕。

  呵,女人。一个两个说好不谈恋爱的呢?一个订婚一个玩儿的开心,没有一个人带她玩儿:)

  你看我理不理你们:)

  “芊芊。”

  “姐姐我来了。”

  真香。

END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