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围裙的蛋【文画双修】

这个围裙中暑了。不如我们……

被眷顾的【上】

圈圈c,不要捶我。

大意是本本回到了1590年的小田原城

  山姥切长义中彩了,头彩。

  按道理来说第一次远征不会难度太大,但是他确乎是去错了地方。他本应该是跟随队伍去往鸟羽,可他现在却身处小田原城之中。

  那座他和山姥切国广开始羁绊的城池。

  多次尝试使用回城装置无果后,长义气恼地将装置甩出。装置在地上咕噜噜滚了几圈,最后平躺下来。似乎在嘲笑着他的无力。时政也并不是万能的,该卡bug还是得卡,不仅卡bug还能开启魔改,比如现在。

  山姥切长义是捡起回程装置以后才发现自己身体透明化。这让他想起了审神者所说的“幽灵”。而幽灵是人类看不到的。

  天气还是寒冷的,就连空气中都带着一丝干冷。长义坐在台阶上,托腮数着流云。

  天正14年他被北条氏政下赐给长尾显长,然后呢?足利城破。再然后,天正18年,他的仿作–山姥切国广在小田原城锻造出来。也就是同年,号称易守难攻的小田原城被攻陷。他也流落在外。

  小田原城。攻陷。

  长义开始喜欢上自己现在幽灵的设定了。虽然不知道付丧神能不能看到,但是人类是一定看不到。他可以去确认一下他所处的更具体的时代。他有想见的人,如果可以见到,在这个时代多停留一会儿也不是不可以。

  老实说,作为刀剑时的事情,有的他已经记不清了。那么漫长的岁月里,留存至今的只有那份关于斩杀山姥传说的羁绊。那是多么鲜艳的颜色啊,丝毫没有因为时间的冲刷而暗淡,仅仅只是摆放在那里,不声不响却越发明亮。像是火光将他点燃。让他纠结痛苦,让他不得解脱。

  如果可以,他想见他。天正18年刚被锻造的山姥切国广,还有天正18年的自己。他想要知道那个被隐藏起来的答案,被自己隐藏起来的答案。

  长义无疑是被眷顾的,不仅可以见到幼年的山姥切国广,还能亲眼看他是被怎么锻造出来的。长义去的很凑巧,没有几天,山姥切国广就锻造好了。

  此时是2月,距离小田原城失守还有5个月。

  看着熟睡中的孩子,长义确认那就是山姥切国广,虽然不是很像,但是模子差不多,就是小了一些,软了一些,圆了一些,更可爱了一些。

  就这么看着,长义觉得这个伪物君还是很可爱的,甚至想把这个可爱的小团子抱进怀里。伸手想要触摸,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长义收回了手。

  这算什么?他讨厌伪物君,可他不讨厌幼年的伪物君,甚至会觉得很可爱。这果然不对吧!可恶!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差错。

  捂住莫名发烫的脸颊,下一秒长义就看到了自己。幼年的自己。小小的长义看见同样小小的孩子,露出了让长义相当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的表情。你是山姥切本作,是正品,那个表情你想干什么?!你住手!放开那个伪物君!那是我的!

  嗯?我的?长义当机了。

  长义没能回到本丸,回程装置就像坏了一样。不管怎么按都没有反应。

  长义也习惯了年幼的自己每天都会抱着年幼的伪物君的日常。教说话、喂吃饭一类行为长义已经见怪不怪,真正让他害怕的是,年幼的他居然会抱着年幼的伪物君睡觉。而且睡得小脸儿红扑扑的,一看就知道睡得很舒服,怀里的伪物君也是一样。

  可恶!可恶!可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在他的印象里他们的关系才没有那么好!

  【就算没有那么好,也不见得有多么坏。】

  突然想起审神的话,长义咬牙,他不懂,明明他才是本科,为什么一个伪物可以得到所有人的关注,明明那都是属于他的,山姥切的名号也好,别人的目光也好,审神的宠爱也好。本来统统都该是他的。那个伪物他凭什么拥有?不就是比自己早到了本丸一段时间。有什么好炫耀的!

  可是为什么,你这个可恶的家伙为什么总是可以轻松拥有我看重的东西再表现的不屑一顾啊……

  情绪堆集在一点,长义觉得胸口发闷,按道理来说幽灵体不会觉得胸口发闷。那只能说明自己的幽灵设定快要恢复正常了。那是不是也要意味着……他要走了。

  如水的月色倾泻进来,给两个小团子的睡颜蒙上了一层薄纱。他们不谙世事睡得那么安稳,又怎么会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此时,是天正18年5月。

  长义的身体是在6月恢复的,那个时候他已经没有时间整日整日的观察小伪物,他承认小伪物看起来就是比伪物君顺眼。但是他没有时间了。他需要一个人去对付时间溯行军。

  量不多,可是长义能够挥刀对抗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时间溯行军深入小田原城,没有确切的情报,就算是已经有了防备也没有绝对的优势。

  距离小田原城失守还有不到一个月。

  目的可能是杀死丰臣秀吉吧。长义想。如果小田原城没有破,他是不是就不用流落在外了?

  挥刀干脆利落地斩杀一柄,长义算了算,已经收拾了三把,还差一把枪一把薙一把太。真是的,没事儿修那么大的城干什么,害我找刃都找不到。

  长义找了个地方隐藏起来。他已经没有刚开始的幽灵体质了,还是需要提防着有人看见他。

  没多久长义就听到了呼吸声。敌打,它拎着的是……山姥切国广。开什么玩笑,他都想动都没敢动的人你就这么拎着,简直就是找死的行为。

  看准时机一击灭了敌打,看着躺在怀里的小团子,还是软了神色。

  果然还是……很奇怪。厌恶他却一点儿也不厌恶小时候的他。

  将小团子送回天守阁,长义才想起来一件事情。如果连小伪物都被抓了,那它们的目标到底是什么。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