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围裙的蛋【文画双修】

这个围裙中暑了。不如我们……

换目症

道曰天不日天:

*小学生文笔,尬得一批,第一次完整的为我cp写文


*ooc警告!


*辣眼睛不负责任


*审神者由本人倾情本色演出


换目症,双向暗恋会交换眼睛和视觉,表明心意就会消除(不要问我为什么会得这个(可能是本婶想让他们结婚心切(?
可自行取梗不需要授权
































“你干什么?!不许你看着那里!!!”
“谁上厕所的时候不会看着那里啊!这是身体习惯性的反应!”
“可恶!别忘了你身上的眼睛是我的!是高贵的山姥切本歌我的!”
“知道了!……”
厕所里吵吵闹闹的,厕所外面排队的小短刀已经被黑着脸的一期一振带走了。
没错,厕所里是山姥切国广与山姥切长义。


事情还要从今天早上说起,因为审神者的“暴政”而住在一起的两把山姥切,同时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看着”自己。
视线碰撞在一起,山姥切长义看到的是有着翠玉色眼睛的自己,山姥切国广看到的是琉璃色眼睛的自己。
他们不仅交换了眼睛,视觉也交换了。
以往从起床开始就吵吵闹闹的山姥切部屋,今天清晨安静得可怕,隔壁每早都被吵醒的疲劳长谷部都惊呆了。
和以往一样,最先打破宁静的还是山姥切长义,他猛地起身到处张望,可传递给大脑的画面还是定格在他床铺上的枕头,因为山姥切国广还呆着。
“怎么回事啊啊啊啊啊啊啊?!!!——”
可怜的长谷部只比平时多睡了十分钟,醒了。


审神者打量了一下凌乱的两个刃,山姥切国广呆毛没有梳下去,平时都会用发胶认真定型好发型的山姥切长义现在只简单的把一边的鬓发撩到耳后,还撩错边了。
“……emmmm情况就是,你们的眼睛,包括视觉都交换了?”审神者问。
“是。”山姥切国广答。
“请您再确认一下是不是又是您灵力波动的关系导致这种情况!”山姥切长义急切地问道。
“真的没有啊,冤枉啊!我有好好睡觉按时起床运动的!因为工作全部都交给长谷部处理了!”审神者摆着手,回想着自己之前造的孽,经常作息紊乱,身体出了问题灵力波动,导致本丸经常出现灵魂互换,甚至刀刀们改变了性别的各种乌龙。“不信的话把药研喊过来让他给我诊断一下。”


“唉……”
两刃肩并肩地走在一起,现在他们都离不开对方,做任何事都要在一起,包括上厕所。
“我渴了,我想喝茶。”山姥切国广说道。
“我说过了!不许你喝,等下又要上厕所,我又要看见你那玩意!”山姥切长义停下脚步,席地而坐看着樱树,尽管他看到的是走廊的尽头——那是山姥切国广身体看到的景象。
山姥切国广被迫停下脚步,他现在所看到的是庭院的樱树,想前进比盲人还困难。虽然成为了丧付神,但身体是人类的身体,需要进食需要喝水,当初被召唤出世拥有人类的身体时无比欢喜,没想到身体现在却成为了麻烦。
山姥切国广摸着部屋的门,一点一点探索着前进,终于摸到了刻着山姥切部屋的牌子,拉开了门,小心翼翼地走着,脚踢到了桌腿,他才停了下来,坐下,摸索着桌子上的茶具,顺利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虽然桌子上被洒了大片茶水。
就算自己喜欢着他的本歌,但他不能容忍这种无理取闹的要求,身体最基本的需求还是需要满足的……国广这样想着,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他实在是太渴了。
或许……本歌也渴得不行吧……


山姥切长义舔着快要干裂的嘴唇,他现在看到的是一杯茶水,可喝到的人却不是他!可恶的假货!
山姥切长义快气炸了,觉得自己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起身准备像山姥切国广一样摸索回部屋,结果一下疼痛和一阵头晕——他撞到柱子了,还摔倒在地。
山姥切国广视觉一顿天翻地转,随即听到“啪”的一声闷响。
他的本歌摔倒了。他很快做出了反应,起身摸索着,踏出部屋的第一步,踢到了门,一顿疼痛,他也摔倒了……
两刃一个趴在地上,一个仰躺在地上,说不出话……
良久,长义挪着身体,将头对向部屋,国广很有默契,起身,将头往外面探。
山姥切国广看见自己额头肿着一大块,山姥切长义看着自己狼狈的趴在地上……
还好对方看不到这么狼狈的自己……两刃都这么想着……
山姥切国广赶到长义面前蹲下,长义正在挣扎着爬起来。
“抬起手,拉住我!”国广连忙伸出手探着,想要帮助长义。
长义抬起手,碰到了国广的手,但是他没有拉住,反倒一把拍开,探了两下抓到国广的肩膀,爬起来之后,把国广推倒了,一拳打偏但是不歪不正地落在国广额头肿起的地方。国广看着自己被打,一声不吭。
“都是你这个伪物的错!”长义咬牙切齿,想再来一拳。
“对不起……”国广说。
长义放下了拳头。再次舔了一下嘴唇,发现嘴唇已经流血了。
想了想气不过,用忘记带手套的那只手摸着国广的脸。
国广还懵着,嘴唇就被准确无误地咬出了血,还被舔了两下,确认了流血了,长义才放过他。
“让你也尝尝嘴唇流血的滋味!”长义恶狠狠地说道。
山姥切国广呆愣了一会儿,内心竟是雀跃的,伸出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愣愣地说:“嗯,很痛……都是我的错……”
“知道就好,轮到我喝水了,起来,伪物!”
“嗯……”


经历了一天的闹腾,吃过晚饭后,两刃坐在走廊上心不在焉的赏月。
他们不约而同的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山姥切长义还是把自己裹得严实的神秘监察官,山姥切国广刚刚极化回来,似乎闪着自信的光芒。
山姥切长义承认,自己确实被那个夺走他的逸话与名号的假货吸引了,他一直忍不住观察着山姥切国广,想打压他可恨的光芒……
山姥切长义摘下遮蔽容颜的布料时,山姥切国广是惊喜的,是极度开心的,仿佛心脏都要跳出来了——那是他的本歌,他一直崇拜着的本歌……
山姥切长义留在了这个本丸,却是天天和山姥切国广打闹,直到两刃在手合道场把对方打到进手入室时,审神者出面了。
“本丸是和平安宁的,你们两个出阵吵架,在本丸打架,严重破坏了本丸的和平,今天开始你们两个就住到一个房间去,住到关系变好为止!不再打闹!”审神者大义凛然地说道。
想要阻止他们两个打闹的方法很多,比如派一人去远征,不让他们在同一个部队里,不让他们住在同一个庭院还是隔壁……审神者自从山姥切长义来了之后看着他们两个的眼神就奇奇怪怪的,好像要把他们锁起来一样……审神者一番话就好像是小孩子逮到别人的把柄要去打小报告一样……
平时手合山姥切国广一直让着长义,那天因为出阵的时候二刃吵架,队伍没有配合好导致萤丸和太郎太刀受了伤,近期本丸资源紧张,而修大太刀需要非常多的资源……他们互相责怪着对方,到了手合道场,两刃非常有默契地抄起了木刀开始干架。
国广打得心不在焉,可长义是认真的,攻势越来越猛,直到国广被头一次打倒,“我知道你平时都让着我,我不需要你廉价的好心来保全我的自尊,我受够了!站起来!用你全部的本事和我打一场!”长义换了一把新的木刀,指着国广说。
国广沉默了一会儿,站起来继续和他打,长义发狠了,拿出了真剑的姿态与他战斗。
这场发泄一般的手合持续了两个多小时,以两个刃精疲力尽,手骨脱臼收场。
资源优先让工伤的大太刀使用,而且大太刀也没有完全修好,资源就已经见底了。长谷部替审神者怒批了他们一顿,让药研给他们简单地包扎了一下,审神者无情的让他们搬到一个新的空房间去住,意味着他们还要收拾东西……
那天非常糟糕,他们不肯互帮互助,床都没有铺,房间也没有打扫,直接盖了条被子席地睡了。第二天堀川国广和光忠各自带领的远征队伍归来,堀川和光忠帮他们收拾了东西和房间,情况才变好了一点。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国广对长义的包容性越来越大,也许是习惯了,也许长义不像以前那么闹腾了,也许,是他喜欢着他……
长义觉得自己很奇怪,明明自己是厌恶他的,他就想闹国广,让他不舒服,让他生气,让他正视自己……
经过上次的教训,他们出阵不再吵闹,但每天日常还是会因为一些琐事吵起来,每次也都是国广妥协认错。
“我们可能永远无法治愈这个奇怪的症状,你有想过以后要怎么办吗?”国广问。
“没有,治不好就让药研开刀把我们的眼睛换回来,”虽然这是不可能的事,“我可不想我身上一直有假冒伪劣的东西。”
“那么有着本歌眼睛的我,有着本歌逸话的我,是无上荣幸的啊。”国广笑笑。
“哼。”
清风吹着各怀心事的他们,没能把他们内心最真实的那一句话吹出来。
“我是由审神者的灵力而现形的丧付神,就算我在战场上碎掉了,审神者还能将我再召唤出世,只是我这具身体的记忆会消失……”国广捏了捏手,“而你是独一无二的,如果我说,我自愿刀解,将你的眼睛取出还给你……”
“你到底想说什么?”长义打断他,“你不要想着这些异想天开的东西,这么奇怪的症状一定是什么诅咒,既然是病是诅咒,那总会有破除的方法的!”
“嗯,说的是呢。”山姥切国广回想了一下自己那番话,逻辑乱七八糟的,他到底想说什么呢,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的心很乱……
“不要提什么碎刀,你是我最优秀的仿品,是堀川国广的最高杰作……”


山姥切长义说出来了。
山姥切国广顿悟了。


“我喜欢你。”
他们同时开口。
与此同时,他们看到的景象也发生了变化,他们的眼睛换回来了。










在屋顶偷听的审神者喜极而泣。

评论

热度(26)

  1. 雾隐道曰天不日天 转载了此文字
  2. 穿围裙的蛋【文画双修】道曰天不日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