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无者_小小瓜

坑我填不完了。

【银魂】《局外人》坂田银时篇1~10

(1)
我是旁观者,代号局外人。名字的话……那么就叫我允吧。
(2)
培养室里的空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污浊不堪。多呼吸一口都会让人觉得窒息。
【局外人230016,接到观测任务。请在48小时内采取行动。】
耳边传来冰冷的机器合成音。又是任务。
我睁开眼,动作迟缓地从属于自己的培养舱里爬出来。
可能是因为沉睡了太久,以至于站起来的时候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我感觉到了身体传来的疼痛,却没有任何想要哭泣或者是触碰的感觉。
也罢,本来就是被“造物主”饲养出来的变种人。
是怪物啊。
怪物又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感情呢。真是天方夜谭。
过了一会儿,感到身体的各个机能都恢复的差不多了,我才爬起来,然后穿衣。
“允。”
刚刚把联络终端的提醒音切断,就有人来找我。
“沧?”
我并不明白,为什么这次会有人来通告。
“这次的任务我会和你一起执行。”
沧把她的终端递到我眼前。
【局外人230099,接到强制性任务。】
再下面就是具体的任务内容。我看了一下,大意是让沧和我一起出去执行观测任务。
“我的联络终端上没有这么写。”
(3)
强制性任务和普通接到的任务没什么差别,最主要差别只在于强制性上。
强制性执行任务的情况只会出现在制造失败的局外人身上。
但是沧……
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她并不像是被“造物主”饲养坏了的局外人。肉眼看上去,她相当的正常。当然,这个正常不包括真正的正常人。
“不管怎么说,48小时之后就是队友了。”我找句话结束这个很诡异的谈论话题。
在局外人当中。不能有的就是猜忌。它会影响到整个任务。
不过对于我来说,这没什么大不了。
因为感情这种摸不着的东西,我并没有觉醒。
这只会让人软弱。我看过太多太多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
“真没想到你会这样说。允。”沧看上去松了一口气。
随即她笑了笑,“那么我先去准备东西了。你也要快点啊。允……儿~”
紧接着,是培养室室门打开的声音。
允儿?这个称呼……是有什么特殊的含义么?
(4)
不再去考虑“允儿”这个称呼。我拿起终端调出任务介绍。
【观测人:坂田银时
性别:男
年龄:20左右
……
……】
翻到最后,我终于看到了完成任务的条件。
不算困难,需要时间。
我好像突然有点明白为什么这次的任务需要两个人一起执行了。
因为我看到了介绍最末端的战斗力估算数据。
X。
未知的。
双重保险总是比只有一根保险丝来的安全。
但……这是在否定我的能力么?
终端的屏幕暗下来。我决定应该先去把身上并不好闻的培养液的味道洗掉,还要稍微活动一下,毕竟很久很久没有从培养液里出来,身体机能多多少少会有些退化。
恩?你问我睡了多长时间?
可能是一年,也可能是三年。
任务时限为七个月,换算成这里的时间也就是七天。时间过于宽裕。所以可以放慢一点速度。
快速地把自己擦洗干净,我擦着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
然后我看到了穿戴整齐的沧。
……
我是不是该说她的行动速度太快了?还是说我因为长时间的没有接到任务退化的太厉害了?
“穿上吧~和服哦~”
沧的话语中带着愉悦的尾音,虽然我并不知道为什么。有什么事情很好笑么?
(5)
和服。
说实话,我只喜欢最外层的鹤羽千早。因为我感觉这有些像是在包粽子。单衣是竹叶,我是里面的填充物。
好吧,话题扯远了。
“你的任务内容没有和我起冲突。”视线扫过沧胸前佩戴黑底蓝纹的徽章,我决定好自为之,立马闭嘴。
如果说“造物主”是展开图的最开端,那么佩戴这样黑底蓝纹徽章的人,就相当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只要“造物主”没有下达任务,那么持有徽章的人就是代理“造物主”。
啧。
该死的等级压制。
放任沧褪去我的战斗服帮我穿上和服。
再次重申一遍,我只喜欢那鹤羽千早。
(6)
在出发之前还有一件事情要做。
那就是学会关于草莓类食物的做法。
“这是干什么?”我问沧。沧笑的一脸如沐春风,回答我,“你的任务目标可是很喜欢草莓牛奶和草莓芭菲的哟~”
“……”
好,为了任务,我忍了。
虽然……我对这些并不擅长。
“那么,开始咯。”我躺进学习仓后,沧按下了开始的按钮。
我闭上眼,等待资料刻入完成的那一刻。
说实话,我不太喜欢这种感觉,在脑海中刻入资料的时候,那种感觉不会很难过,但是会让人生不如死。
那种把整个大脑刨开,然后再把需要记忆的内容全部烙刻在大脑中。这也就是为什么学习仓的效果会比正常的学习效果好的原因。
用力挥下的指甲也会比轻抚而过的刀片留下的印迹深。
同理可得。
(7)
想吐。
这是我唯一的想法。我估计沧是哭笑不得。
入眼之处全部都是草莓蛋糕的“残骸”,说完整不完整,说好看不好看。至于味道,沧试吃了一下,然后黑着脸就把蛋糕统统销毁了。
“还有40个小时。继续做。”沧的笑脸有一种快要龟裂的样子。
……
我继续机械地重复着制作蛋糕的过程,直到沧一个拳头砸在了我的手边。
“没,事,的,来,我,们,来,学,怎,么,做,草,莓芭,菲,吧。”
都已经咬牙切齿了,真的是没事么。
“有什么异意吗?”
“没有。”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沧要崩毁形象了。
(8)
或许“造物主”给我加错技能点了,我对制作蛋糕一窍不通,反而对草莓芭菲制作的技能点却是满点的。
沧在试吃草莓芭菲之后,很明显的心情好了很多。
现在距离任务出发还有35小时。
“允儿~恭喜过关~”
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我的代号是允。”我觉得我应该再次重申自己的代号,代号……没有那么通向常人的生活的。
“嗯哼?”沧指了指她黑底蓝纹的徽章,我决定乖乖闭嘴,执行任务。
(9)
我的内心挺崩溃的。
那个卷毛死鱼眼抠鼻大叔就是我要观测的对象?我可以退货吗?
沧似乎理解的我的想法。她拍了拍我的肩膀神情动容,“不要想着能够更换任务角色了。”
要不是等级不够,我想我会直接对着沧跳脑袋起来就是一巴掌。
我也动容着,“滚吧!”
去TM的等级压制,都见鬼去吧!
(10)
“允。”现在传送圈内,我听见沧在叫我,难得的没有恶意修改。“你可曾……”传送圈轰鸣着,我听不见沧后续的话,但是沧的表情,又为什么那么的……悲伤?下一刻,我的意识成功的飞向了远方,连带我的身体一起。
我果然还是不喜欢传送圈的感觉。

{原来的旧文,搬过来看看有没有人喜欢,首发晋江文学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