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无者_沉迷后宫的废瓜

坑我填不完了。

【银魂】《局外人》坂田银时篇11~20

(11)
  恢复意识的时候,身体同时也恢复了疼痛感。我的身体怎么了?不是被车轮子碾压过了吧。要是那样也确实够惨。
  我睁开眼,这次比刚刚醒来的时候轻松多了,眼皮没有那种被特质胶水粘起来的感觉,像自然睡醒的,但是身上的疼痛感是怎么回事?
  我觉得,这个问题很严肃,至少比我现在的处境更加严肃。
(12)
  入眼就是一抹白色,让人觉得窒息。
  一直不喜欢消毒水的味道,那种味道像是可以穿透人所有身体防御屏障的武器,连头都是疼的。
  不过这次头疼并不是因为消毒水的味道,而是来自于头上的伤口。所以我到底怎么了。
  我的第一反应是找终端,有它的话不论如何都会联系到沧,尽管这里根本就没有支持终端可以用的信号。只是只属于造物主创造的联系方式,不会有不能联系的情况出现,除非自己把终端给弄丢了。而我现在貌似就处于这个非常尴尬的情况。所以我的衣服呢,只要衣服没有丢,终端就一定会在,因为所有的旁观者都有把自己的终端和自己的脑电波做过绑定。至少我还能感觉到终端在附近。
(13)
  我在床边的柜子上找到了我的终端,貌似被人认为是很重要的东西于是就放在了这里。
  把终端的锁定解开,我看到关于任务的资料,时间有半年多。足够我完成任务了。但是这个人的等级判定是X。也保不准会不会有什么特殊情况出现。对了,沧!
  我突然想起来,如果是沧的话,这个时候应该早就恢复意识不知道多久了。但奇怪的是,代表沧的终端符号并没有在我的终端里出现,想不通,难道沧遇到了别的事情?
  瞎担心什么,上级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我来管了。沧是上级,如果这种事情都处理不好,又是怎么当上上级的。做好自己的事吧!允!你什么时候开始这么没用了!
  对于这种跳脱出旁观者情绪的情绪,我也只能用睡了太久身体的各个机能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还有学习仓的后遗症。
(14)
  时隔多年(然而我并不知道是不是),再次执行任务,说没有激动那是假的,同时这也要感谢造物主,给予了所有旁观者足够超出常人的冷静、分析能力,战斗天赋。虽然很像机器人。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谁让旁观者们都是在试管中被培育出来的,某种程度意义上就类似于机器人。
  不管怎么说,造物主给予的东西总是很有实际用处的。比如现在,我已经融入现在的角色里了——一家冰激凌店的店员。至于为什么会在冰激凌店里当店员的问题,我并不太想回答。但事实摆在那里,我住到医院,是因为冰激凌店的老板没有注意,然后挂在店门口的铁制工艺品掉到了刚刚好被传送算传送到这里的我。就这么一来二去,虽然住了医院,却也有了新的身份。虽然这个身份用的不会长久。
(15)
  再次感谢造物主给予的优越条件,高于常人的学习天赋让我很快的成为做冰激凌的主力军(我挺仇视我的同事,因为她会做蛋糕)。虽然我更喜欢蛋糕一些,但一想起来出发前做的那些不堪入目的草莓蛋糕,我还是能感觉到阵阵的反胃。因为我还深刻的记得,我做的草莓蛋糕里,能吃的只有草莓,其它的部分……谁问我我打谁,不会手软。绝对。
  或许还是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一段时间过后,我竟然觉得这样的生活也不错,这样一直下去也很好。每天准备要卖的冰激凌,然后帮同事送外卖,虽然平淡,也颇有趣味。我一直这样以为了很久,直到那天例行查看终端的我突然发现终端显示出了代表沧的符号——一个看上去很古老的魔法阵,相比之下我的代表符号更加简单,仅仅只是一个——水滴。虽然我并不觉得那个符号像水滴,但我也找不到更高的形容词。因为旁观者的任务只是观测,然后生成数据,最后把收集到的数据录入庞大的数据库中。其它的,都是次要,除非旁观者可以优秀到造物主给自己放假。
  看到那个符号的瞬间,可是说是有一桶冰水混合物全部从我的头上浇了下去。猝不及防的透心凉。我,忘记了自己还是和旁观者的事实。看来完成任务后要去重新拷贝一份旁观者守则了。致命的错误,不可以犯第二次。这次被沧救了,下次谁会在巧合下再救我一次呢?太不成熟了,允。
(16)
  片刻之后,我从自己竟然忘记了自己是旁观者的事实中清醒了过来。我把终端解锁,然后打开任务面板,上面赫然显示着任务倒计时已经开始了。我瞬间明白了为什么我刚刚醒来的时候为什么没有看到代表沧的符号了。
  这是合作任务,尽管两个人的任务并不是同样的,只能算是搭个班,互相需要的时候赶去帮个忙就可以了,也难怪之前看不到,因为提前出发了,所以终端智能判定任务没有开始。因为这些,所以我才会在刚刚醒来的时候没有看见沧的符号。现在看见了,纯粹是因为任务的倒计时已经开始了。好吧,第一次进行合作任务,出了这种状况还真的不好说着什么。任务结束后去学习仓再刻入一份关于合作任务的有关事项吧。即使我讨厌学习仓的后遗症,太让人恶心了。
(17)
  彻底想起来我要怎么做之后,我每天出了正常的工作以外,还在观察这附近的人。虽然终端有提供这里的背景和相关资料,但是总归是不够的。而且现在还没有联系上沧。实在不懂高层人员都在想什么,当初设定的时候定下的规矩是上层可以随时联系旁观者,而旁观者一般情况下是不可以也是不可能联系到上层的。除非是很特殊的情况,要不然就只能等着上层联系你。
  而我现在看着显示着沧在联系我的提示界面,陷入了到底是接还是不接的选择中。
  回想起沧黑底蓝纹的徽章,我还是按下了接通的按钮。然后在接通后的半分钟后我就后悔了。完全没有接通的必要。我从终端里听见了海的声音,不难明白,沧估计是去海边了,而且还是明摆着的不务正业。刚刚听了沧的几句话,我果断地按下了结束按钮。就算是后果严重到会被造物主销毁,我也不会有任何怨言。
(18)
  在我切断联系后,沧没有再发来联系的消息。这让我更加坚定了沧之前为了逗我玩而弄出来的事情。“允,去送下外卖!”老板在楼下喊。
  我丢下终端走出休息室,“来啦。这次是送到哪里去啊?”“万事屋。”这名字有点熟悉。啊……是这次任务目标的所在地。还不算远。我看过终端提供的地图,就在附近。背起移动式小号冰箱,我向万事屋的方向走去。不知为何,我觉得今天会发生一些不太好的事情。但愿只是错觉。
(19)
  我开始讨厌造物主给予的直觉了。我无法忽略我所看到的非常人应该看到的东西。请不要满头是血的来签收外卖。强迫自己不再思考眼前的景象是否符合正常。我拿出冰柜里的草莓巴菲和草莓蛋糕,“算我请你的。”
  我发誓,我在不走估计会想打人。我觉得我现在的情况就像是落荒而逃,而我身后并没有豺狼虎豹。有的只是一个满头是血还吊着死鱼眼的银发卷毛。
(20)
  草莓巴菲和草莓蛋糕的钱垫付之后,我躲到休息室查看终端。本以为任务进度会因为今天事情多多少少受到一些阻碍,然后我发现我错了。
  我看见任务的完成进度条前进了百分之五。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