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无者_沉迷后宫的废瓜

坑我填不完了。

【银魂】《局外人》坂田银时篇21~30

(21)
  我可以理解为这是因为没有收钱的好感分么?单纯的只是不想在哪里多待罢了。结果反而还加了任务完成度,敢不敢再没有下线一点?
(22)
  好的,这我可以忍。毕竟毕竟我留着打工的钱一点用都没有,至于这钱怎么样……随它去吧。
  『不错啊,任务刚刚开始就拿下了百分之五的进度,后生可畏,后生可畏。』
   【信息已删除】
  妈哒!你个不务正业的人不要联系我!我抬手就把沧发来的简讯删除。然后,我打开了沧的任务面板。
  【完成度百分之零】
  不知为何,我突然感觉整个人都好多了。从各种层面上来说都是的。
(23)
  这样的情况一直保持了很久,直到两个月后我发现进度条不再前进。那时任务完成度已经达到了百分之三十。而沧在这两个月里仿佛销声匿迹了一半没有再联系我。不管怎么说都有点奇怪。按照沧的个性,不管怎么说都会偶尔来查岗。可是距现在为止,沧总共只联系了我一次。
  不懂上层的人在想什么。简直神经病。
(24)
  距离任务结束时间还有四个月的时候,我一直暗中观测的人物出事了,简单来说就是卷进了奇怪的事情里,但他不是被动的,他是主动的。怪人。为什么要给自己找不必要的麻烦。看起来这次还很棘手。我吃着同事专门给我做的草莓蛋糕思考着。到底要不要跟去看看,毕竟这是我工作的一部分。想起停滞不前的任务进度。我开始打包没有吃完的草莓蛋糕。
  “允?你着急出门吗?”“啊,是啊,拜托你看店了。”我挥挥手,按照终端显示的方向追了过去。
(25)
  吉原。这是男人的天堂,女人的地狱。至少这个时代男尊女卑的思想没有完全消失,即便是存在名为“天人”的外星人也是一样。啊……不对,在天人的眼里,地球人就是最底层的垃圾。
  我躲在吉原的暗处,看着这迷离的光影,不屑的勾起嘴角,原来你也不过如此啊,卷毛死鱼眼大叔。被这种东西迷惑了。嘛……不过说到底,他也是个正常的男人,他确实有这样做的权利。
  发现我把人跟丢了以后,我也就正大光明地走在了吉原的街道上。当然,这个正大光明,并非真正的正大光明,毕竟这里是烟花之地,吉原这个名字叫的好听,实质上的意义也还是妓|院。不过这里的管理人怎么想的啊,非要把吉原建立在地下。为了创造这样的“万家灯火”吗?还是说,这里只是一个鸟笼,这里的上位者把这里的女人全部都当成了鸟笼里的金丝雀。还真是个恶趣味的上位者啊,有这种嗜好。
  前面走过来几个男人,我躲闪到一旁的小巷子里。并不是我打不过他们,也不是打不过这里负责安保工作的一干人等,我还在任务的完成期中,要以任务为重,其它的都是次要的。
  几个男人终于走过,我开始继续探索这让我无法评价的地方。这种地方的存在,真的是正确吗?这种地方存在的意义,又会是什么呢?还是说,这里的存在,只是为了,上位者的,一己私欲,还有,属于这个时代的写照。
(26)
  允啊允。你到底在想什么呢?这不是你应该管的,也不是一应该去理解的。你只是一个旁观者,又何必参与到这个世界里来呢?局外人,终究是局外人。旁观者也会回到本属于自己的地方。你为什么现在都这么优柔寡断?
  是啊,为什么呢?我思考着。也许,是因为,坏掉了吧,作为旁观者的零件坏掉了。我停下来,没有继续前进。我听到了什么有关于任务对象的事情。
(27)
  事实证明,我听到了很有用的消息。我确实没有料到,那个叫晴太的孩子会是坂田银时来这里的原因。
  他是不是闲的没事干?为了一个小孩子跑到这种地方来?我翻了白眼,他在大海边上出生的么?还是说,他对谁都是这样。
  “这里,这里。”我转头,然后我看见了许久不见的沧。她来这里干什么?
  我不太相信沧的任务需要在这里完成。要知道,这里真的算不上是一个好地方。至少对于女性来说是这样的。
(28)
  “你怎么在这里?”虽然觉得沧不会回答,我还是得问一句。“我倒想问问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允儿到了这种地方。”沧加重了“允儿”还有“这种地方”。
  沧在生气。
  这是我的第一想法。然后这个想法被我自己瞬间推翻。这不可能,绝对。暂且把沧展现出来的莫名其妙的情绪定义为上层的管理义务吧,即使这话我说出来都嫌弃自己说的假。生气,不要搞笑了。作为“旁观者”,这种感情早就应该舍弃了。如果不能舍弃感情,那那么多的资料空白和历史空白由谁来填补?用感性的人?不,这种事情,只能让冷静客观到普通机器一般的“旁观者”才可以做到,这个世界需要的历史,而不是义无反顾的感情。
(29)
“任务对象来这里了。”这个时候还是老老实实的交代吧,我还不想惹到上层的人,而且沧的表情看起来就像是长久以来温柔的外表被撕裂之后的产物,不可信,不可靠,小心为上。我把终端递给沧,上面显示的是坂田银时的所在地点,就在吉原,而且距离不远。
(30)
  沧什么话也没说,只是默默的推开了终端。我听见她说,“保护好自己,不要自己伤害到自己了。”然后沧便在我面前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什么意思?保护好自己?自己伤害自己?什么啊,不明白她再说什么。我收起终端,重新隐于昏黄朦胧的灯火中。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