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无者_小小瓜

坑我填不完了。

【银魂】《局外人》坂田银时篇31~40

(31)
江户的街道一如往常深邃
夜晚的帐幕渐渐落下
对着镜子抹上唇脂
有求必应来者不拒
闪着橙色光芒的花朵
曾憧憬过也曾渴求过
不知何时已变成蓝色的花
可是我也并不廉价
其实我本想要做一朵只为一人绽放的花朵
然而命运却夺取了我的自由它的齿轮将我无情的碾碎
充满虚假的恋爱
随后就这样拥抱我
几近悲伤地装作感受得到
吉原 今日有雨
客官大人求求您
能否将我买下呢
在纷纷绽放的雨伞之中
湿透的我是雨
车水马龙喧闹作响
互相吸引互舔伤痕
我的心愿是能有朝一日
有人将我带出这个鸟笼
其实我早已经无处可归
可是这鸟笼中看见的风景
却不知何时成了我仅有的慰藉
充满虚伪的恋爱
随后就这样买下我
绽放在我身上的花朵
滴落在湿透的心上的是雨
客官大人请你与我
沉浸于这仅限一夜的欢愉中吧
所望见的斑痕的数量
一刀一刀 刺痛了我的心
染着忧郁的花朵
看着她枯萎了
「欢迎光临」
玩着恋人游戏的夜晚
喘息着发出「啊啊」的声音
几近悲伤地装作感受得到
吉原 今日仍有雨
充满虚假的恋爱
随后就这样拥抱我
几近悲伤地装作感受得到
吉原 今日有雨
客官大人求求您
能否将我买下呢
在纷纷绽放的雨伞之中
湿透的我是雨
(32)
  沧离开之后,我进了一个屋子。没有被任何人看到,也没有进入的理由。只是单纯的想进去,即使我并不知道眼前这条未知的道路会通向何方。或许……是因为不想再看见了。
  不想再看见……那些女人了。那些女人的眼神,让人窒息,双眸中充斥着无奈、绝望,还有我不知名的情感。想要逃离,却无法逃离;想要微笑,却无法露出真正的笑容;想要自由,却只能被囚禁于这装修富丽堂皇的鸟笼。被禁锢于鸟笼的她们,已经失去了可以再次飞上天空的机会。因为,这里的一切,早已经折断了她们的翅膀,她们,再也没有办法飞起来了。
  我或许还没有介绍过,旁观者被造物主赋予的能力。现在我所经历的,就是被赋予能力的一环。有关于观测对象的一切都可以了解,这适用于任何事情。
  终端滴滴的响个不停,屏幕上满满都是吉原中弥漫的感情。我关掉了终端检测感情的系统。但这样依旧没有用,我的耳边也充斥着女人们的声音,那声音似乎想要撕裂我的耳膜。
  撕心裂肺的哭过之后,却始终无法逃离,然后逆来顺受,接受自己不堪的命运,最后选择痛苦的沉沦于此。
(33)
  头痛欲裂的我在路过一个房间的时候,听见了女人的哭喊声,听上去像是被人用什么东西堵住了嘴,只能发出低沉的呜呜声。但这样并不妨碍女人声音的绝望和惊恐。
  门被野蛮的方式毁的不成样子,我收起了踢腿的架势,背着小冰柜就是不方便。忽略骑在女人身上男人,不,嫖客的表情,我把手指按的嘎巴嘎巴响,向着嫖客走去。
  把嫖客敲晕之后,我拿掉了女人口中的东西。如果不是因为任务关系,我更想把这个人爆头。口中没有可以阻拦声音传播的东西,穿着艳丽和服的女人终于哭出了声。被泪水模糊了妆容,我也终于知道,她只是个孩子,过于稚嫩的脸庞写满了害怕。
  “……”身后传来了微弱的叹息声。我知道,沧在这里,她没有走。“允儿,你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她对我说着,“但是我很高兴,你到现在终于根据自己的意愿做了一个选择。”该怎么形容呢,沧现在的表情既有无奈还有欣慰,像是一个母亲在看自己调皮的孩子一样。
  “接下来呢,允儿。”“带她出去。”至少要离开这个牢笼,就算没有办法在地面上生存也好,一定要,离开这里。没有经过大脑思考,这句话直接脱口而出。沧走到我面前,我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慌乱的我自己。是的,慌乱的我。“好。我帮你。”这下我从沧眼中看到的自己是惊讶的。“为什么?”我问她,“我明明已经……”沧竖起手指按在我嘴上。“我们现在是搭档。”
  是啊,我们是搭档,我们现在是搭档。
(34)
  沧的计划很简单,她用终端的模拟系统改变了自己的服饰,那是那个嫖客的衣服。“我会买她出去,但是允儿,你无法就这里的人,这里的女人,已经再也无法回到地面上生活了。”“等等。”我把我身上的名牌取下来放在了女孩的手里。“去哪里,老板会愿意留下你的。”我没有说谎,冰激凌店因为生意红火要扩大店面,正式需要人手的时候。
  这下沧真的走了,带着那个女孩一起。而我也因为沧的想法而受到了启发。沧走之前把终端的模拟系统给我拷贝了一份,可以帮我换一身衣服。我并不想把老板也给牵连进去,做坏事不可以穿制服。
  这里最方便的衣服莫过于暴露的和服。确定了类型后,终端模拟了一套花魁服。还好终端的模拟系统没有把妆容模拟出来,要不然我会崩溃。
  沧说的是对的,这里的女人,已经无法回到地面上生活了。虽然说的很残酷,但这也是事实。被这样日复一日“豢养”的她们,已经失去了和普通女人一样的地方。普通的女人,靠自己的技能养活自己,这里的女人,用的是这条命和出卖自己的身体来养活自己。这种方式,不知道简单了多少倍,只要抛弃自己的自尊就好了。
  适应了几分钟后,我踩着被我毁了的门离开了。
  去找坂田银时。
(35)
  不知道坂田银时究竟干了些什么,我一路走来,又是手里剑又是大爆炸,还有提刀想要砍我的武士。虽然穿着不方便行动的衣服,但我还是到了战火的中心。然后,我开始了进入吉原的第一次后悔。这个名叫坂田银时的男人,总是可以挑动我的情绪。这可不是个好兆头,要出事。
  抬手打晕几个还想对我挥刀的男人,我选择了在一旁隔岸观火一会儿。有些事情,我不能插手,走一步算一步吧。
(36)
  “武士大人,来玩吧~”
  ……
  女人们的叫卖声似乎还在耳边回荡,她们是商人,只不过和商人不同的地方是,商人卖的是商品,她们卖的是自己。可悲的事情是,她们卖了自己,却没有人愿意真正的卖下她们。到这还不是最残忍的,这距离最残忍的事情,还差了太多太多。
  我还记得一个人,那是我第一次执行任务时碰到的人。是个女人。为什么那么多的任务里,我唯独记得她?我不知道,或许是因为那个时候我还真的只是个孩子吧,在造物主划分的年龄界限里。
  那个女人,姿色绝对说不上美。就是普通至极的脸。她的一生除了命运多舛以外,也再无突出的地方。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感谢坂田银时牵动了我那名为感情的组成部分,让我想起来了那个时候我印象最深刻的事情。
  可能是因为有人作为媒介牵动了我的感情,又是身处吉原。媒介和空间都放在了对应的地方才让我完完全全的想起了那件事情。那件本应该被在培养舱里就应该被抹去的回忆。对于儿时的我非常重要的回忆。
(37)
【局外人230016,接到任务。】
  作为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连新手村都还没有出,就接到了属于自己“局外人”的第一个任务。正常人本应该会紧张吧,会不安吧,会兴奋吧。而我却没有这其中的任何一种感情。作为“局外人”的我们,和正常人是不一样的。正常的人类是胎生,而我们,是在培养液里睁开的双眼。正常人类的性别由染色体来决定,而我们,从被制造出来的时候就有人把一切都规划好了,性别,性格。我们没有任何选择。很可悲,对吗?用来形容这样的人生,可悲最适合不过了吧。可是,我们连人都不是,我们是人造人。
  第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我知道了关于自己的一部分事情。我的身体,在培养液里就没有完全的发育完全,这导致了很多事情我做了会出现别人没有的状况。换成简单的话来说,就是先天性的缺陷,这是后天没办法通过培养舱修复的。
  比如说学习仓和传送圈。这对于普通的旁观者来说造成的后遗症很快就可以恢复,而我用的时间会很长。以至于每次在这两个地方都很狼狈。到了最后,究竟用了多少时间来适应我都不记得了。可能用了很久。很久很久。
(38)
再来介绍一下吧。我们旁观者执行任务被分到同一个世界的人有人多,但是从来都不会见面。那是因为世界线的平行次元不同。简单来说,可以理解为,一个世界线里,有无数个平行次元,这些平行次元互不相通。每一个平行次元里,都会有和那个世界线主线里完全相同的人,但绝对不会互相干涉。
  造物主的能力就是可以穿梭在各个世界线里的各个平行次元里,进入了,可以编写记忆,离开了,会抹去所有你存在过的证明。
(39)
  兴许是第一次任务,有对新手的照顾。经过传送圈折磨的我终于醒来。我的身份是一个旅行者,在这个使用异能的世界里的一个旅行者。
  这个世界的格局很简单,简单到苍白。强者为尊,强大,可以得到一切。
  在醒来的第一天夜里,我知道了我的异能,让植物快速生长。这是个鸡肋的能力,至少没有植物的种子就是个渣渣。
(40)
  接受了异能鸡肋的设定之后,我去添置了足够的种子。在出发前也有好好练习如何更快的让植物长出来。这样可以让我稍微觉得有底气一些。
  因为是第一次执行任务,没有时间的限制。我有足够的时间来看看这个世界,还有这个世界里的人。真正的人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