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无者_小小瓜

坑我填不完了。

【银魂】《局外人》坂田银时篇41~50

(41)
  半年之后,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任务目标,因为自己自身的鸡肋能力,很顺理成章的就被目标救了下来,也顺理成章的跟在了目标的身边,直到任务只差一点就可以完成。然而命运就喜欢开玩笑,至少我现在已经被开过太多次的玩笑了。
  被目标难以抵御的敌人打落山崖,然后被一个隐居在这里的女人救了。这个女人没有出众的姿色,就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但是我的终端却响了起来。借着帮忙做点事的理由,我走到隐蔽的地方拿出了终端。
【隐藏任务开启】
  ……所以呢?我做什么了哦?新手上路就来隐藏任务。
  我不知道隐藏任务是什么,这和主线任务没有任何关联,也就是说就算不完成也不会对任务产生任何影响。但是这个隐藏任务是什么呢?这样的情况下,又会有什么样的隐藏任务?
(42)
  在这种时候,我的异能就是最适合使用的,比如我可以让根本没有成熟的草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起来,有或者是可以把对异能者增强异能的果实迅速催熟。目标和目标的同伴们身上的伤也因为我的异能而好的七七八八。
  我该怎么评价这个鸡肋的异能呢?好吧,其实也并不是鸡肋,至少没钱的时候还可以迅速催熟什么有神奇效果的果实,赚钱什么的完全没有问题,就冲这个异能,估计也没有哪个傻子想要对我出手,况且我的目标还是很厉害的。用简单的话来说,就是主角。
(43)
  在山崖底下的日子还是过的很惬意的,至少我目标的同伴这样觉得。我并不这样认为,任务的进度条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动过了,从掉下山崖的时候就开始了。反倒是我和那个女人渐渐熟络了起来。
  那个时候的我并不认为这是什么不好的预兆,也没有去刻意的避开,直到后来一个实力碾压目标以及目标同伴的人又出现了。不过这个人的目的不是我们,是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为什么会招惹上他?
(44)
  我认得那个男人,终端的介绍里有他。这个世界里的皇族,也是为数不多达到顶尖强者行列的人。
  或许,我知道隐藏任务是什么了。
  男人碾压了目标一干人等之后,目光直接落在了我身上。准确的说。不是落在我身后的女人身上。我只是挡在了女人的前面。不是无意的,在男人出现的时候,我就已经站在了女人的前面。有加上男人解决目标他们的时候,我已经把魔珞藤蔓的种子催生成了成熟体。就算不能让男人停下,阻拦一会儿也是可以的。
  魔珞藤蔓没有别的实际用途,唯一的能力就是自己本身携带的迷幻性。而我的异能,恰好在把它催熟的情况下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加强迷幻性。跟在目标身边的那段时间里,没有少受到别人的围堵。在被围堵的过程中我已经学会了怎样把温和无害的植物变成瞬间致命的武器。而这魔珞藤蔓,才仅仅是第一步。要知道这整个山谷里,就是植物多,我的异能再适合不过在这里使用了。但这会是一场碾压式的战斗,那个男人单方面碾压我的战斗。
(45)
  这确实是一场苦战。我没有想到他们都在魔珞藤蔓和男人纠缠的时候都陆陆续续的醒来了。所以本应该是碾压型的战局被他们硬生生的摆成了车轮战和加时赛的局面。我是不是该佩服一下他们?这么耐打。这么小强。
  不过也多亏了他们争取了足够的时间,我的植物也完全生长起来了。但我知道,这战必输无疑,就算人数是男人的几千倍都不可能赢。那个男人,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认真过。
  “够了!允!叫他们停手!”女人在我身后尖叫着,身体因为被普通的藤蔓捆住无法行动而微微颤抖。“不可能,到了现在,已经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我操控着夕日花在女人身边扎根,“现在就算是强大到让他们会立刻灰飞烟灭的人,他们都不会让步。”我转头,在女人的眼睛里看到了微笑着的我。
  “还有啊,他们都没有放弃,我这个辅助也不能放弃吧。”“你们会死的!”“我知道。”我知道,这一战一开始就没有胜算。“但是啊,人总会有想要任性的时候吧。不要看他们都长得那么结实,他们就像小孩子一样呢,不会听人劝告的。”
  偶尔的任性一次。可以的吧。
(46)
  夕日花,顾名思义,这种花有夕阳的颜色。在实战中用来防御最好不过。当女人身边开满了夕日花的时候,我才真正的投入了这场没有任何公平所言的战斗中。
  冰、火、水、木、风,距离男人最近的地方还时不时的会有过于巨大的植物突然从脚下的土地里猛然窜出。我的异能,也就只能做到这些了,既然只能做到这样,那我也就只好阴损点了,谁让我是和你战斗的一员呢?想要动我们的救命恩人,不可能啊。所以,原谅我们的无礼吧,这位大人。
  夕日花盛开在男人的周围,异能的攻击被夕日花挡住,大大减小了攻击的威力,也争取到了时间让星星花更好的贴附在他们的伤口处。魔珞藤蔓主要就是随时接住被男人打下来的人,还有贴身保护在女人身边。总体算下来,我看上去最清闲,但实际上我的消耗是最大的。所有的细节都要注意到,这并不容易。但是有这样一帮不靠谱的人在身边,也只有小心小心再小心了吧。
  男人似乎不想再浪费时间了,直接用了十成十的异能。那股异能,向我或者是向我身后的女人带着轰鸣声呼啸而来。
(47)
  这一战让好不容易经过调养才好的七七八八的大伙重新集体躺在了床上当尸体。与之相对应的是男人也没有讨到什么好果子吃,这一次意外的算是平局,如果忽略男人走后他们没有集体倒下,也就是平局,毕竟要是男人气不过重新杀回来的话我绝对挡不住。
  “疼疼疼疼疼疼!”
  “嘶……”
  “……”
  “不用了我自己来!”
  “你看,我的伤已经好了很……嗷!”
  以上是大伙上药时的惨叫。啊,你问上药的人是谁?反正不是我啦,我被女人勒令使用异能迅速让没有成熟的草药成熟。所以明白了吧,上药的人,不是我,是瑛岚。
  瑛岚是女人的名字。这也是我今天才知道的。如果那个名叫世松的男人没有出现,或许瑛岚还是不会坦白,对着我。世松离开的时候,他对我说了一句话,这是他们没有听到的,这是特别的传声方法,他只想让我听到这句话。“那个女人,我迟早会带走。”
  迟早会带走,那到底是迟还是早。我已经懒得去翻白眼了。好累。不要以为催动植物快速生长不会消耗体力。
  被世松强行碾压之后,在处理伤口的时候又被瑛岚粗暴地对待,确实是一种痛苦的模式。而且瑛岚的折磨会持续很久。因为这次瑛岚没有让我催生治愈能力强的植物,而是让我催生了治愈能力最普通的植物。生气的女人哟,真是可怕。
  听着大伙的阵阵惨呼,我催生出魔珞藤蔓,用来堵住耳朵。
(48)
  “瑛岚姐的异能是什么呢?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呢。”深夜,我坐在树上看着搭配草药的瑛岚。
  瑛岚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良久,她才继续搭配草药。“为什么?”“什么为什么?”我装傻。我知道她问的是什么。“为什么不把我交出去!只要把我交出去不就好了吗?!谁都不用受伤了!”
  “啪——”
  倒挂着的我收回停在半空中的手。“交出去,怎么可能啊……你告诉我,究竟要多冷血,才可以眼睁睁的看着帮过自己的人被来者不善的人带走?!”
  “你以为你是谁啊!说什么就是什么!就是不交了又怎么样!”回到地上,我拍了拍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尘,不去看因为我动手而左脸红肿的瑛岚,“怎么可能啊,把你交给他,你的脸上,再说不要把我交出去啊。”
  没有转头,我朝着与瑛岚相反的方向前行,捂住了耳朵,不再听女人由细微慢慢放大的抽泣声。
(49)
  一夜未眠的后果就是眼睛下方的黑色痕迹,不只是我,瑛岚看上去也是昨夜没有好好睡觉。反倒是他们一群在床上当尸体的人都开始生龙活虎了。
  好吵。
  魔珞藤蔓瞬间从地下窜出,把闹腾的人困得结结实实。异能这样用也不错。安静多了。如果忽略掉可以用来杀人眼神的话,那就完美了。
  我开始继续我的日常工作,催生出来今天要用的植物,还要顺便把落生草也催生出来,女性脸上留下不好的痕迹,女性本人,可是会很难过的。
(50)
  不安感在酝酿。
  已经知道一个星期了,瑛岚没有对我说过一句话。
  冷战。
  这是我唯一想到的词汇。
  但是我们之间连冷战的理由都没有。我是局外人,一个旁观者。而瑛岚,身处于这个世界里的她,和我没有一点会重合的可能性。她是人类,而我不是,我只是和人类很像罢了。但终究不是人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