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无者_沉迷后宫的废瓜

坑我填不完了。

【银魂】《局外人》坂田银时篇51~60

(51)
  瑛岚。瑛岚。瑛岚。瑛岚。瑛岚。
  想起来了。全部都想起来了。那个男人,夜王凤仙。何尝不像世松呢?但是,这两个男人,有本质上的不同。
  在整个战场中,我看到了最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晴太,还有日轮。日轮的脚,大概是被他废了吧。把脚筋挑断什么的,确实是这种上位者可以做出来的事情。
  晴太带着日轮,逃不远。
(52)
  到底是为什么呢?是因为想起来了瑛岚的事情吧。那个本不应该承受痛苦的女人。
  不顾晴太诧异的目光,我把小冰箱塞到他手里,然后背起日轮,在穿着花魁服的情况下尽量大步向前走。不管怎么样都好,逃。日轮和瑛岚不一样,日轮还有晴太,而瑛岚什么都没有,只有每个晚上都会不断重复的梦魇还有无法抹去的伤痕。所以,带着她。逃。
  到了相对安全的地方,我放下了日轮。“接下来,就是你自己的战斗了。”这句话是说给谁听的呢?是我自己还是晴太?不知道啊。一点都不知道。或许两者都有吧。丢掉让我觉得一点都不舒服的鞋子,我把衣服自己调整了一下,觉得方便多了。取下头发上繁重的头饰,然后丢在了地上。
  是啊,接下来的一切,只能依靠自己了。
  拎着小冰箱的背带,我走向战火的聚集处,我现在又要任性了,瑛岚姐。你还会看着我吗?和大家一起,在那个我永远没有办法再回去的世界里看着我。
(53)
  好疼。
  光脚踩在满是建筑物残骸的地上,脚不疼是假的。但是这个疼,远远没有这里的每一个女人疼,不会有晴太疼,不会有日轮疼,不会有瑛岚疼。相比之下,我的这种疼痛,又能算得了什么?只是,踩到了可以把脚划伤的东西啊。不疼的,一点,也不疼啊。
  不可以再放慢速度了,我抓起过长的衣摆,开始跑。直觉告诉我,如果这件事情没有去做,会后悔。那样,会比这样更痛,更疼,更加令人难以忍受。
(54)
  “你自由了。”解除了模拟系统,沧松开了紧紧抓住女孩的手。“谢谢……谢……”“你应该感谢的人不在这里。”沧抱住了还在发抖的女孩,轻声说着,“自由了哟,你不用再回去那个地方了,所以啊,不要再去想那件事情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一个普通人,可以像普通人一样生活了。”
  然后,忘记这些不好的回忆吧。沧在女孩看不见的地方操作终端,然后按下了确定。感受女孩软下来的身子,沧松开抱住的女孩的手。这样就好了,重新飞上天空吧,雏鸟。
  下雨了。
  放任女孩躺在雨水中,沧转身离开。她知道,会有人救她的,那个收留了允儿的老板,也会把她留下来。这个世界,某种程度意义上也就是在被她掌控啊,除了允一人以外,全部的人,都在她的掌控之中。这是一盘大棋,不是吗?这个世界是棋盘,而这世界的每一个人都是棋子。
  唯有厮杀,才可以活下来。
  沧漫无目地走在被雨水覆盖的街道,没有打伞。似乎只有这样才可以让她更清醒一些。她要紧记自己要做的事情,还要克制住自己早就无法控制的心跳。
(55)
  坂田银时有点懵。谁能告诉他这是为什么?
  一个身穿花魁服的女人突然出现在自己的上方,用小冰箱直接砸中了夜王凤仙的头!小冰箱爆裂的时候,跟随一起溅出的,还有奶油和草莓,是草莓蛋糕。为了草莓蛋糕心疼了三秒,坂田银时才想起来,那个小冰箱是每次给自己送外卖那个女孩的。那么,站在自己前面的人,也就是她咯?
  “本来一对一是很公平的啊,但是我不想让他一对一呢。”女孩的声音一反平常的冷淡,这次声音里充满了莫名的决绝,“这样子很好玩吗?把这里女人的翅膀亲自折断的感觉,还有看着她们在牢笼中挣扎的样子,真的那么好么!”
  我知道的,吉原是培育犯罪的温床。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和交易,都是在这里被完成的。深知那些事情的女人们,又怎么可能会被放走呢?多么无奈啊,只是因为知道了一些普通人不该知道的事情就就被剥夺了一切,家人,朋友,爱人,孩子。也只是因为这些女人,是他们眼中的弱者吧。
  只是啊,我想,任性一会儿啊。“老板啊,是不是也可以让我这个叛逆期的人来试试看。血的味道。”
  如果我可以自己形容我的笑容的话,大概是无奈吧,还有任性。瑛岚姐。你看,我还是一样啊,还是那么任性,一点都没有改变呢。
  那么,开始咯。我的任性。请让我,继续在我无尽的沉睡中思念着不可能再次相见的你们吧。好吗?我啊,真的很想很想很想你们呐。
(56)
  我做了些什么呢?忘记了啊,不记得了啊。我失神的看着前方,那是我的手臂。啊,对了,我想起来了,我的手臂被凤仙硬生生的撕裂了啊。好疼……已经疼到说不出来话了。
  机械的站起来,长长的头发遮住了我的脸。我并不想知道我现在是什么样的。总之一定很狼狈吧。身上破破烂烂的花魁服在告诉我之前得战斗有多激烈。啊,怎么办啊,没有手来操控终端了怎么办啊。好惨好惨。
  我记得终端还有一种系统可以语音操作吧。但是我要怎么发出声音啊。张开嘴,除了破碎不堪的的音节,我什么都说不出来。这算是惩罚吗?遗忘你们的惩罚。啊啊,好小气啊。跌跌撞撞的走到终端掉落的地方,狠狠地摔了一跤,不过也多亏了这一跤,我也积攒了足够的力气。
  “开始修复。”
  不是说过吗?我们旁观者可不是人类啊,人造人,怎么可以称作为真正的人类呢?
  终端的修复装任务开始运行,我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双臂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半分钟后,我的双臂已经重新回到了我的身上。同时终端也检测到了我的衣不蔽体,啊,不对。系统生成出来的花魁服本来就不能算是可以遮住身体的衣服吧。
  熟悉的衣服出现在了身上,在那个世界里的衣服。我就是穿着这一身和他们一起对抗不可能赢的敌人。这套衣服,承载了我太多太多的回忆。这是想告诉我什么呢?他们的记忆,早就被抹去了不是么,所有的事情,现在也只有我记得啊。
  “不要着急嘛,才刚刚开始哟。”说着他最常说的话,我重新站到了夜王凤仙的面前。
(57)
  “杀了我吧,允。”瑛岚这么说着,闭上了眼睛。“凭什么。”我回答的声音我自己听都觉得冰冷。“你说过,想知道我的异能是什么。”瑛岚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自顾自地脱下了自己的衣服。将后背露出。“瑛岚姐,这……”我认得出来,瑛岚后背的印记。是仆从的印记,专属于皇室使用的仆从印记。这种印记,除非主人自愿,要不然一辈子都不会被解除,哪怕死亡也不可以让这个印记消失。
  “我的异能是强制执行,言灵的一种。”瑛岚穿上衣服,继续说着,“我帮世松做过不少不该做的事情。后来有一天我不愿意再帮他做事了,于是我逃了。那样一直过了很久,直到我遇到了你们。”
  她隐瞒了一些事情。
  瑛岚深吸一口气,把她一直在隐瞒的事情也说出来了。“我一共逃了两次,第一次我还没有逃出皇城就被抓回来了。知道吗?被抓回去之后,我的主人,也就是世松,他把我丢给了皇城的士兵。允,你理解吗?一个女人,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呢?是没有人爱?你爱的人不爱你?没有自由?”
  “闭嘴!”我大喊。看着瑛岚的表情,我隐隐约约能够猜出来一些,但那是我最不想猜到的事情。我第一次觉得造物主给予的直觉让人厌恶。
  “那段日子里,我就是没有尊严的妓|女,从一开始的哭喊,到最后的麻木,谁能知道我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过来的么?没有人。”
  猜对了。我颤抖地向后退,直到后背撞到了岩石壁。
  “然后我动用异能,把他们都杀了。你或许会认为我很残忍。对吧。”瑛岚一步步向我走来,我摇头。但我却不知道为什么摇头。
  “失去自由,失去贞洁,失去孩子,失去生育能力。这是那个男人给予我的,只有这些。拖着这样残破身体的我,真的又有活下去的理由吗?遇到你们的那天,我本来打算自我了断的,但是我放弃了。”瑛岚紧紧盯着我,“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原来的自己。”
  我在害怕,让我害怕的是瑛岚的眼神。
  “而现在,他找到这里,我不认为能再逃掉了,与其再被抓回去,还不如去死。”突然的,瑛岚笑了,“允,或许你不知道,你的同伴从来就没有信任过你。你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的眼睛被那个使用风异能的人下了监视的印记。你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眼中,你以为,他们真的是信任你么?”
  我回答不上来,倘若信任,又何必给我留下监视的印记。而我自己居然都没有发现。一直相信的支柱猛然崩塌。我到底是什么时候把任务对象看的那么重要了呢?
  “说白了,你也是被抛弃的人啊。允。”瑛岚抱住我,就像在抱一个孩子,轻轻地,不敢用力,害怕一用力就会伤害到怀里的人。
  “允,杀了我吧。只有你能帮我了。”
(58)
  如果,杀戮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那就杀戮吧。双手粘上鲜血,灵魂背负罪恶,然后用最决绝的方式道别。
(59)
  为什么呢?不能理解啊。那个时候,或许瑛岚的异能就已经发动了。然后,我只能听见瑛岚的轻笑,以及让染红眼睛的鲜血继续蔓延。
  瑛岚死了,被我亲手,杀死了。
(60)
  还是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可是这次偏偏就是睁不开眼睛。眼角冰冰的什么东西,还有啊,是谁在我眼睛旁边揉来揉去的。
  费力地睁眼,但也只有一瞬间的清醒,再次陷入黑暗之前,我看到了一抹银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