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无者_小小瓜

坑我填不完了。

【银魂】《局外人》坂田银时篇61~70

(61)
  睁不开眼。
  昏昏沉沉不知道睡了多久,睁不开眼睛,什么都看不到,只能感受到身体的痛楚,眼角的湿润。是谁在我脸上揉来揉去的?好难受。这样的事情也发生过一次吧。第一次任务完成之后。真实让人无法讨厌也无法喜欢的感觉啊。是谁啊……好吵……
(62)
江户巷的细雨 绊住了我木屐
灯下模糊身影 单薄如往昔
红唇鲜艳欲滴眉眼暗含情意
逢迎或许又是 逢场的作戏
乖巧伶俐行礼 安静顺从解衣
雪发散乱狼藉颈间暗红迹
扮演恋人的戏 对白徒留喘息
刻意妆点的夜迷失在雨里
囚笼中卖力表演的金丝雀 被困进华服玉食的冰冷藩篱
折断了的那破败不堪羽翼窗格后单调景色是唯一慰藉
拭去你倾诉过后颊侧泪滴下决心不惜千金要带你逃离
卸去累累的虚伪情意换上了平凡轻巧的新衣
空有琳琅技艺因身份被贬低
曾是浅蓝琉璃一夜染污迹
你在怀中低呓迷蒙嗓音戚戚
“是否从此就能和你在一起”
我愿弥补所有缺失的往昔 把你支离破碎的心全都黏起
愿你忘却那张染血的枕席 张开双翼翱翔在笼外的天地
拭去你颊侧未干的泪滴拉住你纤弱十指带你逃离
卸去累累的虚伪情意换上了平凡轻巧的新衣
透过伞与伞之间缝隙 捉到你的笑意
囚笼里无力歌唱的金丝雀逃离了华服玉食的冰冷藩篱
背上重生出洁净完整双翼窗格后的景色不再算作慰藉
我愿弥补所有缺失的往昔 把你支离破碎的心全都黏起
愿你忘却那张染血的枕席 张开双翼翱翔在笼外的天地
拭去你颊侧未干的泪滴拉住你纤弱十指带你逃离
卸去累累的虚伪情意离开这纸醉金迷之地
(63)
  女人纤细的手指灵巧地在各种颜色的布条中,很快的,单个的布条就被编成了做工精细的护身符。
  这种护身符的名字叫祈悉,最适合父母送给自己的孩子,或者送给自己最好的朋友。
  诶?我为什么要做这个呢?女人轻轻敲打着自己的额头,即便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编祈悉,但每年还是会在某一天做一个出来,这到底是给谁的呢?一点也想不起来。应该是给……一个被我遗忘的很重要的人吧。
  “……”“你们来了。”女人面带笑容,给不请自来的客人们每人一个拥抱,完全看不出来像是一个马上就要嫁人的人。“给,早就做好了,可是你们就是不来。今天终于等到你们了。”女人打开了放在桌上的盒子,里面清一色的全是护身符,不过不是祈悉。
  “哦,那个祈悉是我们未来皇后给谁做的啊?”来人中一个眼尖的人一眼就看见了女人还未完成的祈悉。“哇,牧逸你要死啊,什么都敢问。”“程筱你才是要死吧,松手!”
  这两个人呐!有完没完了,什么地方都可以掐起来,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俩男风是吧!李源抬手就给了两人一人一爆栗。“我说你们啊,成熟一点行不行啊。”“没用啦,李源你就别管他们了……啊,这个护身符好漂亮!”“这样怎么可以啊,要是在被追杀中他俩要死了好嘛,秋盟。”
  女人看着闹成一团的四人噗嗤一声就笑出来了。
  “祈悉。是给那个人做的吗。”长发及腰的男人拿起祈悉,手指在上面轻轻磨挲着。是的吧,是给那个我们记忆中被抹去的那个人。“嗯。我现在还是想不起来她是谁。”女人摇头,如果可以,她是最不希望失去那段回忆的人,“但是她很温柔。”“这你还记得。”“女人的直觉是很准的好不好。”女人停了一下,看着头发长度已经比她还长的人一字一顿的说,“萧沐劫,你也还记得一点点吧。”
  是的,他记得,她也记得。有那样一个人的存在,但是全部的人都不知道,或者说,全部都忘记了,只有他和她记得在被忘记的那段记忆里,有一个很重要的人。
  “你的异能越来越厉害了,带着四个人到这里,连这里的守卫都没有惊动。”女人说的没错。萧沐劫的异能确实变得厉害了,在被打落山崖之后,然后被女人救下,然后……然后发生了什么?现在完全想不起来。那个时间段的记忆,被完全拔除了。女人不希望失去那时的回忆,萧沐劫又何尝不是,他到底遗忘了对他来说多重要的人换来了这一身强大的异能?
  “结婚以后要是他对你不好,就联系我。”萧沐劫放下祈悉,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教我做护身符吧,瑛岚姐。”“可以啊。你要送给心上人吗~”“算是吧,我还要学祈悉的做法。”
  送给被遗忘的那个人好了。那个很重要的她。
(64)
  是谁啊。那个手上拿着一堆布条的人,旁边还有准备好的针线。这个男人的头发太长了吧。啊,好笨,被针扎到手了。他是谁啊,为什么他的手被扎到了,我也能感觉到疼。虽然很细微,但我依然可以感觉到。我站起来,向那个人走去。
  “你被追杀了?好巧,我也是。”
  诶,有人从我身边走过去了?我停下脚步扭头回看。那不是人,是影像。我伸手,不出所料的穿过了两人。
  这里到底是哪里?为什么看不见脸?
  “你的异能还真是鸡肋啊,没关系,以后我们一起走吧。”
  “你的异能赚钱挺方便啊,以后赚钱问题就交给你了!”“牧逸你少来,不要欺负别人女孩子。”“什么叫欺负啊,这叫物尽其用好不好。”“物尽其用?那我拿你来晾衣服好不好啊!”“哇,这么残忍,玩这么大。”
  “跟在我后面,不要往前走。”
  好熟悉的对话。啊!是他们!那萧沐劫呢?为什么没有关于他的回忆?我跑了起来,既然已经看到了四个人,那么我没有理由看不到他。
  奔跑的过程中时不时还有一些很小很小的回忆。不过我已经没有时间管这些了,那个长头发的人,到底是不是他。萧沐劫!
  到底跑了多久呢?
  我不知道。我终于顺着那些记忆跑出了那片看似没有尽头的黑暗。现在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九重回廊。而我想要见的人,可能就在这九重回廊的尽头!
(65)
  这个九重回廊和普通的九重回廊有很大的不同。这个九重回廊,是由接近于透明的石板制成的。如果我没有记错,这种石头,不是属于我现在所处的这个世界里的东西。
  踏上透明的石板,我竟觉得这样的感觉很熟悉,就像是很久很久以前有有过这样的感觉一样。但是我却不知道这种感觉是因为什么而拥有的。
  萧沐劫,是因为你吗?
  一步又一步,我迈的步子很小。我在期待什么呢?又在害怕什么?距离九重回廊的尽头还有一步,我停了下来。我现在,又能做些什么呢?我在那个世界的任务已经结束了。而且造物主也抹去了他们的记忆。我在那个世界,现在就是个没有存在过的人。但又为什么,我会再见到他们?造物主……不会出错。到底是因为什么。“是你么?那个时间段抹去忆记一起被抹去的人?”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那个最熟悉的人,曾经最熟悉的人。
(66)
  我是坂田银时。现在在医院里。阿银我才没有受伤严重到需要住院啊。住院的是那个外卖小妹啊,每次都不收阿银钱的那个外卖小妹啊。啊?你们问阿银为什么要在医院里照顾那个外卖小妹,这是委托啊委托。
  “坂田银时,万事屋老板。我叫沧,要万事屋帮忙做一件事。委托金不会少。”话说回来那个奇怪的女人是怎么回事啊,看在委托金的份上,于是我接下了这个委托。照顾人什么的,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做过了,不知道现在做的顺不顺手。
  “允儿就交给你们照顾了,我有要事在身,麻烦各位了。”
  算了,反正都已经接下来了,就算了吧。我摸了下允的额头,很烫。还发烧了。把湿毛巾放在允的额头上后,我才发现这个女孩白的过头了,这不是属于夜兔的白皙,也不属于病态的白皙。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她还在哭?一遍又一遍地帮允擦去眼角的泪水。好吧,阿银这次就做事做到底吧。
  “……劫?”那是谁啊?允一直叫的名字?心底莫名的烦躁又是怎么回事?好乱。
(67)
  好重。
  我是被重物压醒的,重物应该是那个压在我身上的银发卷毛没错。
  “老板,醒醒。”我动了动,然后发现没有什么用。因为我是被这个银发卷毛圈在怀里了,虽然我并不想承认这个事实,但是我现在因为这样的姿势动弹不得也是事实。这个人啊,他想干嘛。把我这个病号当做抱枕了吗?过分啊过分。
  我摇摇头,闭上眼,随便你了,看在你毁了那个禁锢着雏鸟们的鸟笼的份上。
(68)
  片刻后,坂田银时睁开眼,看着怀中已经睡着了的允,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默默收紧了环抱允的双臂,更加限制了允的活动空间。嘛,暂时归结为没有睡醒吧,用没有睡醒来掩盖名为占有欲的情感也是一种不错的方式。
(69)
  志村新八没有睡醒,自己以为自己没有睡醒。这是第一个反应。第二个反应是为什么阿银会和委托对象睡在一起。最后一个反应是,万事屋要有老板娘了?现在病房门前准备换班的志村新八这样想着。然后默默关上了门。
(70)
  再次睁开眼,我还是保持着之前醒来的姿势。感觉好像比之前的空间更小了。是错觉吗?
  这次很不巧,银发卷毛也醒了。我对上了他猩红的眸子,然后是一片死寂。
  现在的情况,要怎么做来的?扇他一巴掌?又或者……亲上去?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