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围裙的蛋【文画双修】

这个围裙中暑了。不如我们……

《然也,非也》(3)

食用说明
【cp丹尼尔(高亮)含副cp原女有名字】
1.非傻白甜
2.言语有露骨描写
3.文章有露骨描写
4.这篇文里不存在从头到尾的糖
5.双洁情节慎入
6.剩下的还有,请自行避开雷区

第三章

  日子还是一天一天过,陆芊芊的电话还是一天一天打,只不过频率从一天一次变到了一天两次。弄得陆翩然一度想要把陆芊芊的号码拉黑。但奈何陆芊芊知道公寓在哪里直接去堵人。这个陆翩然就有些接受不能。
  陆翩然还是妥协了,对于狗皮膏药一样的陆芊芊,她没有任何办法。如果真的只是狗皮膏药的话,她可以选择从身上揭下来,然后不道德地扔出窗户,让它面对蹦极一般的快感。
  可陆芊芊她不是,她即便是再想掐死她也不能动手。
  陆翩然在卧室里不想出去,陆芊芊在客厅里东看西瞄。在她的记忆里,陆翩然是别人家的孩子,她优秀她乖巧她识大体,仿佛所有让大人赞叹的美好全都在她身上。然后有一天,这个别人家的孩子,变成了自己的亲姐姐。
  听上去很荒谬,可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实。然后这一出闹剧演了十七年,将近二十年。
  也很难想象,两个像仇人一样的人,却还能毫无芥蒂的相处,也算是难得了。当然,这归功于陆芊芊对陆翩然的厚脸皮,十七年的相处,早就让她们对对方了如指掌。
  她知道有些事情只能让陆翩然陪她一起。即便她们相互厌恶。
  “翩然姐姐,你好了吗?别告诉我你在化妆。”陆芊芊走到紧闭的房门前,一脚踹上去,在雪白的门上留下非常明显的痕迹,“不需要这么麻烦。”
  抬脚准备再踢一次,陆芊芊扑了个空,已经伸出的腿被陆翩然一脚拦住,“还想再来一次?”
  “啧。”
  出来的真不是时候,明明还可以再留一个的。眼睛一斜,陆芊芊看到了房间里的样子。还是和原来一模一样,一点装饰品都没有,整个房间空的吓人。
  撇撇嘴,陆芊芊就此作罢。这样的人惹起来一点意思都
有。她还是喜欢当初她俩掐的不可开交的样子。不管是她还是陆翩然,只有那个时候才会带着最本能的情感。打心眼里的想弄死对方。不带任何遮掩。
  她喜欢那个时候,也喜欢那个时候的陆翩然。现在的陆翩然,一举一动都让她觉得做作、厌恶。
  摆出一贯对陆翩然的痞笑,陆芊芊眼神回到眼前的人儿身上,伸手把她推回房间里,顺势进入,开始翻衣柜。
  “我说你啊,就没有穿过普通的衣服吗?”看着连吊牌都没剪下的休闲服,陆芊芊哽了一下才把这句话憋出来。所以这个人就没有假期吗?就没有出去玩过吗?还是说只有正装和睡衣。如果是裸睡的话,睡衣都不用了呢。
  扯掉吊牌,陆芊芊把挑好的衣服丢在了陆翩然床上,像是什么沾染着污秽的东西。

  陆翩然没想到她会和陆芊芊贴得那么近,宛若连体婴儿一般。白天里陆芊芊无所事事,直到入夜才放开一直抱着的手机和充电器。大声叫喊着出门。
  陆翩然觉得她被耍了,当她被按在摩托后座,被强行套上头盔的时候,在积压的怒火即将爆发的前一个瞬间,摩托瞬间开动,冲了出去。突然而来的惯性让陆翩然抱住了驾驶摩托的人,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讨厌归讨厌,本能归本能。
  陆翩然觉得有些冷,风把她的手吹的生疼。相比之下陆芊芊穿的比她少也没有带头盔。
  借着路边昏黄的灯光,陆翩然看到了陆芊芊因为风而飘飞的发,乱蓬蓬的糊住了她的视线。
  什么时候她把头发染回来了,又是什么时候,那个看见飞驰而过的摩托都会觉得心颤的陆芊芊不见了。
  骗子。陆翩然闭上眼。明明是害怕的。
  陆芊芊觉得陆翩然在公报私仇。这个虚伪的女人一定是想借着这个机会死死勒着她让她翻车。嗯。一定是的。不会错的。
  陆芊芊又加了速度。
  不就是互相伤害吗?来造作啊。
  我再也不作了。
  陆芊芊觉得身体里的氧气不仅被陆翩然勒了个干净,而且还让她喘不过气来。这是谋杀,谋杀!
  一个急刹,陆芊芊的眼睛珠子差点被陆翩然勒出来,原来怎么不见她力气这么大的?越长越大力水手了?陆芊芊内心复杂。左脚踩在地上保持着平衡,扭头冲着陆翩然喊。
  “松手。”要被你勒死了。
  身后的陆翩然没有反应,陆芊芊加大声音重复了一遍:“陆翩然,你松手。”这才让陆翩然听见。
  “你准备干什么?”
  隔着头盔,这让陆芊芊听到的声音听上去闷闷的。就像是带了哭腔,却又拼命压抑。
  陆芊芊一时间愣住了,她知道陆翩然没有哭,但她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她。两人就这样停在了路边,直到挂在天上的月被流动的云遮住。
  问她准备干什么。是想用“姐姐”的身份来管教自己?陆芊芊咬牙,未免管的太宽了。
  心里升起无名的怒火,换上对待陆翩然专用的痞笑,陆芊芊一字一顿的说着:
  “一个打赌,输了不过就是去援/交一次。”
  没有思考这句话的真实性,陆翩然只有一个想法。不过如此。谁让她陆翩然本来就是坏的呢。所以再烂一点再臭一点也无所谓。仅此而已。
  闭上眼,陆翩然张嘴:“开车。”
  那就姑且让她看看她这个不成器的“妹妹”到底能做到什么样。至少她从不缺少对于新人的耐心。
  陆芊芊除外。
  陆翩然以为过程会很难,但她实在没有想到和陆芊芊比飙摩托的会是一群智障。
  可能单看人的相貌是看不出来到底是不是智障,但是陆翩然不瞎,在白到刺眼的灯光下,领头大哥胳膊上那么明显的小猪佩奇要是还看不到,怕是个真瞎子。
  陆翩然对于这个长得像电吹风一样的家伙并没有什么好感。如果说在身上纹一只这样的猪就算是社会人的话,那未免也太看不起真正的社会了。
  如果这样就是社会,可能确实有叫社会的幼儿园吧。陆翩然想。
  至于说是一群智障的另外一个原因是,他们一群骑摩托凶神恶煞的大老爷们居然连一个骑摩托的小姑娘都追不上。这陆翩然还真不好恭维。她很好奇这个领头老大是从哪里找来这些人来凑台面的。尽管上不了台面,但至少人数够多。
  这个赌赢得没有悬念。代价还是有的,比如陆芊芊衣服下的红痕。被陆翩然勒的。她想了想还是觉得不能就这么结了。
  看到路边烧烤摊的时候,陆芊芊又是一个急刹,然后眼睛珠子又被勒出来一次。人生不易,想蹭顿烧烤都要受皮肉之苦。
  头盔被毫不温柔拔下来的时候,陆翩然懂了陆芊芊的意思。沉默着下来,陆翩然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话:
  “我祝你早日癌症缠身。”
  “那我真是承你吉言。”
  来自陆芊芊同样咬牙切齿的回复。  

  为了堵住陆芊芊那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冒出气死她的言论的嘴,陆翩然直接买了50串羊肉串。要是可以堵的上,她不介意再多来50串。就算她穷,但也不至于穷到买不起100串羊肉串。
  虽然说有坐的地方,但路边摊条件总归是一般般的,陆芊芊大刺刺地坐下,对于油腻的桌面没有半分排斥,完全看不出来是曾经有过洁癖的人。相比于陆芊芊,陆翩然的反应倒显得有些多余。
  抽张纸把桌上的未擦干净的油渍擦去,陆翩然才坐下来。让陆芊芊来形容的话,动作流畅的不得了,就像做了无数遍。在陆芊芊的印象里,陆翩然这种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要么应该端着高脚酒杯说着阿谀奉承的对白,要么就应端着茶杯假意思考人生哲理。
  陆芊芊一直以为是这样的。但她不得不承认,刚才陆翩然的行为,让她有了人的感觉。倒也不是说陆翩然不是人,更多的时候陆翩然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水中月。但是现在合着这样的场景一看,就觉得不一样了。本来就是一个漂亮的人儿,要是可以笑一笑,那一定是极美的。可以甩网上那些胭脂俗粉不知道多少条街。只可惜这个水中月并不怎么愿意和她坐在一起。
  低头咀嚼并未抬头的陆芊芊感觉到陆翩然起身,扯了扯嘴角。像极了。不管是陆翩然还是他,都是一样的。
  在陆芊芊还在心里打架的时候,易拉罐打开的声音当然算是相当的突兀。易拉罐被放到桌子上,发出了不小的声响。把认真心里打架的陆芊芊吓得噎住。抓着易拉罐看到没看猛地仰头一灌,浓郁的奶香瞬间涌进了五脏六腑。
  旺仔牛奶?诧异地低头,入眼的是三条AD钙,
  还有拿着AD钙咬吸管的陆翩然。
  所以只有这一罐是旺仔吗?
  陆芊芊莫名觉得眼睛发烫,她想起来了,总有一个人会给她一杯甜牛奶安慰她。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