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无者_小小瓜

坑我填不完了。

【银魂】《局外人》坂田银时篇(71)~(75)

(71)
  ……莫不是记忆回来了,脑子也有坑了?我拒绝承认。扇他一巴掌显然是不可能的,亲上去更是扯淡,啊,有了。看我头锥攻击!绝美的声音。
  “老板啊,你也该睡醒了。”我觉得我现在的表情是非常超乎常理的,对于我来说的超乎常理,“如果没有事的话,我就先回去店里了,店里也很忙啊。”
  又是落荒而逃。每一次和他在一起都是这样,想要逃,没有理由。我到底,在惧怕什么呢?还是说,我在心虚,那我又在心虚什么呢?
(72)
  终端不见了,我却并不想去把它找回来。我现在,不想联系任何一个人,包括沧。我啊,已经开始坏掉了。从想起他们开始,就已经彻底坏掉了,没有任何修好的可能性。只能回炉重造了吧。
  “允,老板叫你有事。”啊,好吧。我应了一声,然后把自己从休息室里柔软的床上扒拉下来。说明一下,刚才叫我的人是我和沧从吉原带出来的那个孩子,不过她貌似什么都忘记了,应该是沧做了些什么,不过也好,那段回忆,她不用记得,她从今往后只用记得自己的快乐就行了,其它的,全部都不用放在心上。这样就好了。
  老板要招新店员了吧,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完成呢,就只有四个人还是很忙啊。“允,万事屋的外卖。”我可以选择不去吗?我对万事屋的老板有心理阴影。然而我要是把这句话说出来,估计就要被调侃是不是喜欢上万事屋的老板了。为了耳根清净,我咬咬嘴唇,接过小冰箱,然后出门。
(73)
  “……”
  “看上去应该是的。那个时间段的人。”
  “不是的!”为什么呢?我要这样矢口否认,不可以,这已经超出了我的预料,这个世界,不对劲,与其说这里是另一个世界,倒不如说这里是个未知的空间,连造物主都无法触及的空间。这里的主人,只有一个,那就是萧沐劫。
  “能告诉我那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吗。”“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有些事情忘记是最好的选择。不要选择玩火。”我没有想减少我和他之间的距离,我向后退着。
  “拿好。”
  良久,萧沐劫把一个东西抛给了我,那是护身符,那个世界特有的产物。“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肯说,但你会说的,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亲自说出来。”他说的笃定,就像未来一定会那么一天。但我知道,不可能有这样一天了。就算他的利爪可以触及造物主,也不能违背时间和空间的制约。除非时空紊乱,要不然永远都不会有那么一天。
  “如果你那么肯定,那我就告诉你我的名字吧。”这个空间已经开始崩塌了,“允。这是我的名字。还有啊,你不适合做这样的活儿,一辈子都不可能,放弃吧。”然后迎接我的,就是无尽的黑暗和冰冷。
  你看,你还是无法违背空间和时间的制约,就算创造出了不属于任何一个世界的空间,可你依然没有办法让这个空间持续存在下去,为了见一个在你们记忆中已经被抹去了的人,值得做这么多吗?那个时候监视的印记也是,我只是个被你在旅程中捡到的陌生人,又是什么原因,会让你愿意在我身上下那个收到攻击就会把储存在印记里的异能释放出来抵消攻击的监视印记呢?
  所以啊,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我到底,做了什么让你这样上心啊。我从头到尾,不就只是一个局外人吗。一个旁观者,又为什么会被给予这样深沉的感情啊。
  我从头到尾,只是一个,会被抹去存在的人啊。不明白啊,无法理解啊。对于你来说,作为局外人的我,又是什么样的存在?
(74)
  松开紧握的左手。左手中静静地躺着那祈悉,手心的温度开始逐渐上升,直到我觉得烫手。时空,开始错乱了么,还是说,他已经成为了那个世界顶端的人,用异能就足够把空间的顺序打乱。
  到了。万事屋。进不进去。这是个问题,是个大问题。
  收起祈悉,我敲门。“您的快递。”
  “老板娘。”开门的是志村新八。他看到我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老板娘。这孩子是发烧烧糊涂了吗,谁是老板娘啊。“这是你们点的草莓蛋糕还有草莓巴菲。”然后发生了什么呢?和往常一样啊,落荒而逃,不敢多做停留。
  为什么害怕看见坂田银时呢?不知道啊,不明白啊。那种源自于内心深处的恐惧,到底是因为什么。坂田银时,他拥有着我最最害怕的东西,但我却不知道那是什么。这,更像是本能的抗拒。就像夜兔一样,处在阳光之下就会有不适感。但是,又为什么还是想要靠近呢,明明越靠近就会越不安,越痛苦。
  我在街边买了一根冰棒,可以掰开成两根的那种。自己含着一根,拿着另外一根。没有着急吃掉,只是含着,感受冰凉在嘴中蔓延。
  饮鸩止渴,甘之如饴。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起来了这句话。
(75)
  这或许就是夜王凤仙的感情吧。渴望太阳,却又恐惧太阳,深知自己和日轮有着云泥之别。他是泥,整日都在无法逃离的黑暗的生活中挣扎,而她是天边的云,洁白而不染污垢。
  他们处于两个世界,又或者说,他们处于两个极端。而夜王凤仙用了属于他的方式在试图减小和日轮的距离。折断日轮的羽翼,挑断日轮的脚筋,把她深深地禁锢在吉原深处。
  是不是该说夜王凤仙像个小孩子一样呢?想要把心爱的玩具放在身边,谁也不可以抢走。但是他折断了日轮的羽翼,挑断了日轮的脚筋,却也没有掩盖住日轮如同太阳的光芒。但是,他的目的不是达到了吗?即使期限不是永远,但他还是让日轮成为了吉原的太阳,属于他的太阳。
  啊啊,太阳啊,美丽的不可方物啊。
  冰凉过后,手上满是黏腻,啊,化掉了啊。什么时候的事,我都没有发现。丢掉木片,我伸了个懒腰,该回去了。
  什么时候,我变成这样慵懒的模样了?好累。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