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无者_小小瓜

坑我填不完了。

【银魂】《局外人》坂田银时篇完结篇

  祈悉不见了。就是那个萧沐劫给我的祈悉,它不见了。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把它丢了。到了现在,我除了丢终端,还把祈悉给丢了。我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没用了。沧也没有出现。她干嘛去了。
  “我听说有人想我。”
  说曹操曹操就到。
  “沧。你的任务……”“允儿,你的终端我怕是找不到了。”沧一句话把我堵了回来。找不回来。找不回来,当然找不回来,吉原被夜王凤仙毁成那样,更何况还是在战斗的中心地带,恢复手臂的时候,终端就已经损坏了。找回来怕是也没用了。“允。”
  “嗯?”我一下没反应过来,什么时候,沧有这么正经的时候了?“你要小心。上面已经下来命令了,不要再去接触那个不存在各个世界线的空间了,你经不起惩罚,还有,不要忘记你只是旁观者,收起你对任务对象无聊的感情。这两件事的惩罚,足够让你彻底消失。”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我一直都知道,这两件事情,单论一件的惩罚我都受不下来。每个局外人都会有可以回炉重造的机会,也就是魂心石。只要魂心石没有损坏,不管身体残破成什么样都可以重新再培养一个身体,这对于我们人造人来说并不难。魂心石会保存记忆,一到新的身体完成,只要再和魂心石绑定,那么也就相当于新生了。只不过这样是有代价的。代价根据每个局外人的需要以及任务评定来决定。
  而我,恰恰就是最无可救药的那一种。我已经重生过一次了。就是第一次任务之后。重生之后的我忘记了在那个世界里发生的一切,直到在吉原全部想起。
  戴罪之身,无理可恕。只可惜了,萧沐劫永远不可能再见到我了,他也再也不可能等到我给他回答了。除非他真的可以把所有的世界的平行次元的空间顺序和时间顺序全部都打乱。但这样没有任何好处,他会在完成这件事之前被造物主派人抹杀掉,我知道,造物主有培养过专门的杀手,他们不同于其它的局外人,他们是最特别的局外人。
  “我会连累到他们。”不论是萧沐劫还是坂田银时,再这样下去,都难逃被抹杀的命运。
  “沧。”我听见她的声音带着不同于以往的坚定。
  “你确定?要用那个方法?”看着一脸坚定决绝的人,我皱起了眉头,真是很难得啊严肃啊,我有多久没有这样了?
  那个方法,是下下策,实在没有办法的办法,“那个方法用了以后就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成功了确实可是脱离造物主的掌控,但是局外人存在了怎么久都没有一个成功的先例。”
  “不要做傻事。我会在我的能力范围以内帮你争取到最大的宽限。”我摆摆手,不想再听下去了。她是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片子,但是我不是,她那样做,会毁了她自己。
  “允儿。”啊,我的声音什么时候这样沙哑了?不知道啊。“告别的话,用力点,以后再也不会见面了。”
  看着女孩单薄的身影消失在视线所及范围的尽头,沧把没有从背后拿出的伸了出来。被手死死攥在手心里的,是女孩的终端。已经不能再用了。啊,这是在预示着什么呢?玉石俱焚吗?有趣,有趣,太有趣了!沧低头,长发遮住了她的脸。但这样并不能遮挡住她颤抖的身体。
  片刻后,几声清脆的声音响起,沧以不见人影,只留下了终端的残骸,但清晰可见的是,终端里,有一枚特质的铁片不见了,至于是在什么时候丢失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告别的话,用力点。以后再也不会见面了。】沧的话似乎还是刚刚说的,现在还可以听到声音。“老板,阿秀,多谢你们这段时间的照顾!”我背起制作草莓巴菲的东西,匆匆告别。“这孩子,突然间说什么呢。”“允今天怎么了?”抱歉,抱歉,抱歉,抱歉,抱歉。从眼角溢出的无色液体糊了双眼,讨厌啊!沙子这个时候跑来凑什么热闹!
  身边快速略过的风景,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街道,万事屋,到了。
  破门而入的我成功的看见了三人惊异的神色。“草莓巴菲也好,草莓蛋糕也好,告诉我想吃什么吧!”最后一次了啊,所以,请让我做给你吃吧。
  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熟悉,熟悉到了闭眼都可以完成。时间,过得再慢一点,可以吗?但也只能这样想了,动作没有丝毫的减慢,速度减慢的话,就会想哭出来的。
  做完了,也该结束了。走到坂田银时面前,他的话,我现在一句都听不下去啊。伸手抱住眼前不知道比我高多少的男人,如果这个世界上存在神明的话,就请神明大人,让时间停止一下吧。一下就好。
  不知道为什么,我能够感觉到,自己的眼泪不见了。坂田银时,你到底有什么魔力啊。我闭上眼,贪婪地吸食属于坂田银时身上的味道,坂田银时,你有毒,把我害得中毒不浅。这是我作为局外人一生中做的第二件疯狂的事情吧。
  再后来。
  再后来发生了什么呢?我忘记了。我忘记了自己是如何松手的,我忘记了自己是如何离开万事屋的,我忘记了自己的眼泪又是什么时候流出来的,我忘记了自己是什么模样找到沧的。然后?然后,我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啊。在失去意识的瞬间,过往的一些回忆像走马灯一样在我眼前播放。还真是仿真啊,我居然会看到这些,人造人什么时候这么高级了?可我除了他们,沧,还有坂田银时以外,我的回忆里除了这些人,还有什么呢?除了这些人,我的回忆里,一无所有啊。
  沧,不要摆出那样的表情啊,你更适合笑啊,笑着调侃,笑着说话,笑着面对一切。
  所有的记忆,到了这里,戛然而止。
  “看了多少遍了,还没够?”左耳戴着十字架形耳钉的少年随意地依靠在桥洞下,“不过这也确实会是你做的事情。”“谢谢。”“我们什么关系,还说谢谢。”“是允在说。”
  沧握紧了手中的魂心石,“就算不能永远记得,被抹去记忆后好歹也要记得自己忘记了非常重要的事情。”
  “那确实,她的魂心石已经没有用了,不可能再次为她制作一个身体,就算是用一颗充满生命力的魂心石也不可能做到。况且魂心石成了这样,也没有人会再记得她了。我们记忆里的她也会被抹去。”有人愿意帮她记得,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你才是不要勉强自己才对吧,再这样下去,你也会受伤的。”
  是啊,会受伤的。但是,除了受伤,又该怎么办呢?沧把项链取了下来,轻轻地和允的魂心石接触到了一起。允的魂心石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项链上的宝石光泽变得暗淡了一些。
  “所以啊,就算是会受伤,也没有办法了。”魂心石消失在自己手中。沧闭上眼,这样,就不会忘记了,一直直到我生命的尽头。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存在过的证明。好吗?允。
  “该回去了,你还有任务。”“嗯。”沧睁开眼。什么时候开始的?开始厌恶执行任务的?啊,早就忘记了啊。

【银魂·《局外人》】第一季:坂田银时篇完结

评论

热度(1)